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一清早,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租房子的大娘上了门,侯兴急忙将一身花裙子套上,搓了两条辫子就冲了出去。
“孙大娘早。”侯兴低着头捏着辫子,一脸忸怩的问道,“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看着这丫头丑的像猴子一样,孙大娘更喜欢跟爽朗靓丽的丁家姑娘说话。
商戰之極品艷遇 八月猴子
“你家小姐呢?又来官兵了,这房子我不能租了。赶紧收拾赶紧走!房租要照着谈好的给三倍啊!住一天也要算一个月的,这可都是你们当初说好了的。”
侯兴闻言有些担心道:“官兵!?”
这句话忘了变声,露出了些粗壮的嗓音,面对孙大娘的质疑目光,赶紧用咳嗽掩饰过去,咳了几声见她还是盯着,赶紧咳出了一种要撒手人寰的架势,“咳咳咳,最,最近受了风寒,咳咳咳,对不起啊孙大娘。”
再抬头,他才意识到,这个孙大娘看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
“这位公子之前没见过呀,什么时候住进来的?”
侯兴一转头,是屈雍听见动静出来了。
看见英姿飒爽的屈雍,孙大娘的语气都少女了不少。
风流悟
侯兴赶紧介绍:“大娘,我家小姐是来寻亲的,这不是寻到了,这位就是我家小姐的夫君!”
丁潇潇就跟在屈雍身后,也想出来看看什么事,结果听见侯兴这一句,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小姐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啊,等咱们回去,二位就要办喜事了呢!”侯兴捏着嗓子,一副忸怩造作的模样,恶心的丁一在一旁庆幸,幸亏没吃早饭。
屈雍迎上前去,对孙大娘很是客气:“这位就是孙大娘啊,听我娘子说起过,这段时间多亏了您的照顾。”
丁潇潇睡眼惺忪,连着被两个男人的称呼给定身了。
什么!?
她正要回头看看丁一,从他身上找到点这个世界还好还正常的依据,却看见他使着眼色走上前来,也随声附和道:“孙大娘来的正是时候,我们也准备这两天启程呢,姑爷到了,我们也是要走了的。”
夫君、娘子、姑爷?
系統之驕縱 林喵喵
这都哪和哪啊。
但是看着丁一狂眨的眼睛,丁潇潇那段混乱不堪的记忆终于逐渐恢复了。
当时他们疲累不堪,急于找到一个落脚地休整一下,当时天气还冷着,户外自生自灭难度太大,况且屈雍当时没有知觉,极其容易冻伤,所以,找到这间村外破屋的时候,为了能顺利租住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当时编的谎话是一个贴身丫鬟(侯兴)、一个家丁一个小厮带着小姐出来寻找夫君,当时屈雍正藏在山洞里,等着半夜往屋里搬。
如今,突然冒出来这么个大活人,谎话总得往下圆。
丁潇潇木讷的笑着,任由屈雍将自己揽在臂弯里,对着孙大娘客气着。
“这次家中蒙难,娘子为了寻我孤身一人出来,没有大娘帮助真是不敢想象。待我回到家中,一定携带重金前来酬谢。”
大娘笑成了一朵花,直摆着手说不用。
“看你们一对璧人好好的,大娘也高兴。”
丁潇潇僵硬的笑着,感觉屈雍的手滑到自己腰间了,顿时一句话也编不出来。
“这个姑爷气派,大娘从来没看过这么俊朗的人啊,小娘子这是开心得都傻了吧,以前看见我嘴可甜了,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孙大娘调侃着丁潇潇,殊不知二人在她面前,背后的手已经掐成了麻花。
-有必要揽着腰吗?
-做戏自然要做足,被发现了咱们都好不了。
萌學園之命運之輪 薰衣草之守護
-别往下来!!别往上!!
-掐我干嘛!?
溺宠至尊皇后 舞步生莲
丁一在后面看得真切,赶紧上前分散孙大娘的火力。
“官兵来是有什么事吗,咱们要往北走,不知道方不方便。毕竟有女眷,遇上些荒兵蛮将的,可就糟糕了。”
孙大娘连连称是:“你们就往北走,这些兵从西归城来,还是找城主和郡主的。听说是郡主挟持城主叛逃,还是城主被郡主迷得发了疯,我们小老百姓弄不明白,只知道这些当兵的算是开了荤,原来几个月也不来一次,现在几天就来扫荡一回,问问有没有收留了陌生人的。”
屈雍不知道情势这么严峻,淡淡的看了丁潇潇一眼,很是不忍。
“郎君不用担心,我这个院子远僻,他们都不知道这住了人。”孙大娘以为是屈雍担心自己娘子遇到兵丁,赶紧解释,“你们就只管往北,这些兵丁只是在村子里转一转打听有没有一男一女到村里借住之类的,不甚用心的,看看便走了。”
屈雍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了片刻之后,赶紧致谢:“多谢大娘了,我们再留恐给您添麻烦,就此作别,必有酬谢。”
大娘摆着手,连声说着不用不用,话音刚落,喧嚷声突然从不远处传出,鸡飞狗跳大人吼孩子哭的,几个人顿时变了脸色,互相看了看。
“大娘,这是吵起来了吗?”丁一问道。
孙大娘也捏不准了,伸头看了看,赶紧说道:“搞不好是进村了,你们快走快走啊,我去家里看看!”
说罢,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几人心里一惊,知道定是出大事了。
孙大娘再顾不得他们,慌忙往村里跑去。
侯兴忙把头上的包布拉掉,紧张的对丁潇潇说道:“走吧!主子!看样子是动真格的了,咱们赶紧离开吧。”
听着惨叫声不绝于耳,丁一有点犹豫。
“毕竟是因为咱们才招惹到这些人的,主子您和城主先走,小的留下看看是出了什么事。”
丁潇潇毫不犹豫的说道:“不行!丁三已经不知所踪了,我不能再丢下你。”
还不知道这仨是谁留给自己的遗产,丁潇潇已经弄没了一个弄丢一个了,若是这个再保不住,她这个继承人实在是有点过于不敬先人了。
侯兴道:“我整日在这小偷小摸的,早就摸清了各门各户什么情况,我留下,你们先走!”
见村里开始有浓烟滚起,侯兴知道依照丁潇潇的性子,自是不会忍心就这么撒手而去的。
“所有人听着!立刻到村中祠堂门前集合,如有不到者,格杀勿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