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e5h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愛下-第七百三十九章 教猴(上)讀書-4qyv9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道法自然,随心居所。
灵台方寸山,李长寿躺在那摇椅上,感受着和煦阳光,类似于鹤发童颜的面容上,带着少许笑意。
西方大兴与他无关,金蝉出世与他何干?
调教好猴子,并趁机去埋一些钉子,在西游之前搞一波道祖和天道,无论自己输赢、西游劫难存与不存,都没什么意义。
赢了天下太平,输了远遁混沌。
话说回来,孙悟空确实是天生的强者。
此时刚好是孙悟空上山第一百天,今日前殿讲解经文,这猴子已是能坐定听讲,仔细体会经文之意。
表现十分突出。
说起做教猴这般事,除了为斜月三星洞塑造了一个平等、自由、和善的氛围,李长寿暂时没有多做什么。
孙悟空凭借着十多年在凡俗的磨砺,很快就与师兄师姐打成一片。
在李长寿默许之下,孙悟空凭借着从师兄师姐那里学来的道法,已掌握了入门的修行法;并在短短半个月内,走过了普通炼气士十年、数十年,都不一定能走过的路径。
至此,李长寿也不能再看戏下去,必须开始接手引导。
不然就错过了猴子变强的‘黄金时段’。
给猴子开小灶的方法,他多的是;今日在大殿讲解经文时,已是完美解决了这件事。
他做了什么?
其实只是顺势,给猴子一点暗示。
当时,李长寿讲完了道经道法,便问各弟子可有疑难不明之处。
有几名平日里表现优秀的‘课代表’弟子开口,问了些常规的经文讲解类问题,李长寿一一为其解惑。
那悟空终究还是没忍住,主动提了个问题。
只愛陌生人
“师父!哎嗨嗨,师父在上,弟子能不能打听打听,弟子如今修行的可是长生之法?”
李长寿面无表情地回了句:“世间无上法,三千大道催,每条大道都可迈入长生之境,靠的是你机缘与造化。”
悟空哪里听不出,这其实是敷衍了事的话?
他忙做了个道揖,跪在蒲团上道:
“弟子并无半点忤逆之意,也不敢妄议大道。
只是师父,弟子愚钝,这出来已是十多年,尚未能看到长生仙法的影子。
校花的貼身保
若师父有法,可否给弟子透个准信儿,弟子也好能安心。”
“怎么,”李长寿微微皱眉,“听你话中之意,若是为师没有长生之法,你就叛投别门?”
“弟子怎敢、弟子怎敢,”悟空拜倒磕头,“弟子没拿半点礼物,师父您就收了弟子,弟子自不是那般没心没肺的生灵!
我穿越了,不可思議 小葉
只是,师父您……
弟子就想知,今后长生是有望还是无望,若是无望,弟子先回花果山安排了猴子猴孙,再回来孝敬师父!”
李长寿淡然道:“你可知为师多少岁?”
悟空顿时怔了下。
一旁有师兄笑道:
“师弟你自凡俗而来,不知咱们老师之名号也是情有可原。
老师乃世间之大能,洪荒行走,自被尊一句老祖,都被喊一声前辈。
你所羡的那般长生仙人虽不多,但见到了老师,也须得恭恭敬敬,老师一指他们也就烟消云散。”
悟空眼前一亮:“哦?当真?”
“你这猢狲!”
李长寿当真是被这猴头气笑了,屈指对悟空轻弹。
悟空眼前顿时浮现出了少许画面,感受到了一股苍冥、古老的道韵,这道韵在天地间存在已悠久岁月。
这石猴再无疑虑,连连跪拜告罪。
李长寿道:“修行并非争强好胜,修行乃生灵追寻大道的路径。
悟空,你入我门时,已是踏上了这条路,而你能走到何处、走到何地,却要靠你自身去把握。
为师能教你修行之法,却不能帮你度过瓶颈。
为师能教你去感受大道,却无法将这条大道放到你怀中。
故,为师并不会对你、对你们,言说什么长生道境,言说如何才能长生。
你们修的是道,追寻的应当是本真,还归真我,自在安乐,于空冥中寻真意,自迷蒙中探本我。
可知道了?”
众弟子齐齐低头称是,悟空也是连连拱手。
李长寿继续道:
“既然说到了此处,那就多说几句。
悟空,你入门中已百日,也算心诚上进,为师看在眼中,自认下了你这弟子。
今日为师便传你修行之法,你也可自行做个选择。”
孙悟空嘿嘿笑着:“师父,您教什么、弟子自然也就学什么。”
“莫要贫嘴卖乖,且听好。”
李长寿正色道:“我有一法,名为解空之道,参悟空冥之理,时时修正本心,于虚幻见得真实,于真实间明虚幻。
你可想学?”
悟空问:“师父,此法多久才可长生?”
李长寿道:“若你感悟够深、修行顺利且不遇瓶颈,五六千年或可长生。”
豪門夜寵:惡魔的枕邊玩
“太长太长,弟子还想着能帮那些老猴延延寿元。”
李长寿点点头,又道:“为师还有一法,可照明心性,增进寿元。
只需时时感悟、多多思索,参悟三四千年,若一切顺利,可得长生。”
“太长,还是太长!”
孙悟空眼中满是期待,先是不断赔礼,又问:“师父,可有能几十数百年便得长生的法子?”
两旁众弟子大多忍俊不禁。
有弟子忍不住道:“你便是去修魔功,也不可能几百年修得长生道果。”
“悟空,你莫要惹老师生气……”
“哼!”
李长寿当场变脸,冷然道:“悟空,你心性浮躁、枯望长生,且向前来!”
孙悟空哆嗦了几下,但还是快步向前,在李长寿面前跪坐。
李长寿站起身来,随手招来一支木鞭,在孙悟空的脊背不轻不重地打了三下,训斥道:
“以此为戒,好生体悟去吧!”
億萬富翁 金色糊糊
随后,李长寿身形悄然消散,留下众弟子面面相觑,凑过来对孙悟空一阵数落。
都在说孙悟空出言不逊、惹怒了老师。
孙悟空却是嬉皮笑脸,也没什么羞愧之心。
反倒是,他们都忽略了两个问题。
其一,猴子说想速成长生仙,然后回去带自家猴子猴孙快活修仙,这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意,乃炼气士的忌讳。
一个是法不可轻传的洪荒传统,一个是如此行事会给师门增添诸多变数,说不定就会惹来业障。
其二,这群弟子入门时,老师可没问他们要修什么法,直接一本修行法扔脸上,今天甚至还给出了不同的选择。
啧,老差别待遇了。
……
夜深,人静,寿安歇。
斜月三星洞中,一道身影有些鬼鬼祟祟地晃来晃去,最后窜到了李长寿所居‘高档窑洞’的窗外,在那轻轻呼喊:
“师父,师父~”
正是孙悟空。
见里面没有动静,孙悟空小心翼翼推开窗,蹑手蹑脚地爬了进去,跪在李长寿床榻旁,一言不发就先磕了几个头。
“师父,不知您是不是这个意思,让弟子半夜三更来这见您。”
“你这家伙,还不算痴傻。”
言说中,李长寿悄然开启了此地仙力结界,自床榻坐起身来,注视着榻前跪坐的猴。
孙悟空也抬头与他对视,目光依然是那般灵动清澈。
李长寿道:“起来吧,以后不必这么多礼节。”
“谢师父,谢师父。”
孙悟空连声说着。
他说话时语速较快,且喜欢重复说一些简短的语句,生怕旁人听不到一般。
李长寿道:“既然你悟到了,为师自可传你,你想要的仙法。
但悟空,在传你仙法前,为师先问你几个问题,再与你约法三章,如何。”
“弟子全听师父您安排。”
“善,”李长寿含笑扶须,“先是你为何修道的问题,除却为了长生不老、乐在逍遥,你可还有其他想法?”
孙悟空道:“弟子无甚念想,只是想学成了仙法,如此也能让猴子猴孙们长生不老。”
李长寿温声问:“你那些猴子猴孙,对你来说十分重要?”
“弟子无父无母,也不知什么七情六欲。”
孙悟空表情略有些低落,却故作平日里的那般欢喜,“但那些孩儿们尊弟子一声大王,弟子自是不能不管他们。”
李长寿道:“你可知,就算你带回去了仙法,你绝大多数的族人,其实连元仙都修不成。”
“这个……总归是能有个机会,不至于机会都没有。”
孙悟空笑道:“师父,您做过大王吗?”
“没做过,感觉如何?”
“挺自在的。”
“哈哈哈!”
李长寿扶须轻笑,“罢了,为师会给你一些妖族修行之法,不过此事不要声张,为师传你的东西,也绝不可轻易流传出去。”
“多谢师父!多谢师父!”
“起来吧,”李长寿手中多了一把拂尘,拂尘轻扫,孙悟空已是被推到了床边的蒲团上,一屁股坐下。
李长寿并未藏私,将道祖给的功法拿了出来,引着孙悟空快速入门、巩固道基。
真·开小灶。
这其实也是为数不多的,李长寿与石猴正面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李长寿细细观察着石猴的资质,很快像是闷了一口老陈醋。
这猴子,资质好到能让普通金仙道心崩溃!
不过,修行终究还是要稳扎稳打,一步步向前;像猴子这般开小灶的情形,后续也会成为常态。
这份约法三章也是颇有意思。
那是李长寿让孙悟空遵循的几个规矩——不伤同门、不可炫耀自身神通法力、不能告诉旁人任何有关自身修行之事。
孙悟空自是明白,他被传授的功法,与师兄师姐修行之法不大相同。
而孙悟空也给出了灵魂拷问:
“师父,为何不将这般妙法,一同传授于师兄师姐他们?”
李长寿轻吟几声,正色道:“你可是觉得,这般有些不公?”
“弟子觉得……确实有些不公。”
“但你是这份不公的得益者。”
“那还是有些不公,”孙悟空纳闷道,“老师,您这功法,总不可能是专门为弟子量身打造。”
李长寿笑道:“此法诞生于你出世之前,非肉身强横者不可修行,非元神充盈者不可修行,能迈过这般门槛的,观内就你一个。”
孙悟空这才接受了这般说法。
来开小灶的第一夜,孙悟空就正式开始了修道之路,而自这个夜晚开始,这家伙的修为就开始层层直窜。
修行外挂哪家强,紫霄宫中鸿钧忙!
如李长寿叮嘱的那般,孙悟空并没有对任何人炫耀此事。
这让孙悟空憋的相当难受。
但为了长生道果,孙悟空只能憋着、忍着;他隔几天就趁夜色去找李长寿,修为境界飞速上扬,且还没有什么翻车的危险。
就这般,山中不觉时,岁月长河也没什么浪花。
转眼便又是六十余年。
这六十年,李长寿抽空外出云游了一次,找地方打了几十颗钉子,也算‘不忘正业’。
虽然天道一刻不停观察此地,但关注的是猴子,不是他这个菩提老祖。
天地间风息云止、风平浪静,也没什么大事发生。
南洲凡俗各处安稳,数百年前的大商国已很少有人提及,提起也大多是批评。
就比如帝辛,此刻在凡俗已经被骂成大昏君,还给了恶谥‘纣’,将一条条罪状安在这纣王身上。
而帝辛此时真实的状况,是在天庭做个闲散仙神,与妲己逍遥快活。
虽然没赢,但也不算太亏。
天庭也是稳步发展,天兵天将没有无限扩充膨胀,而是按李长寿所建议的那般,保持在了一个稳健的水平。
一批批精兵强将,总好过滥竽充数。
三千世界总体还算安稳,临天殿与仙盟成了天庭的左膀右臂,辅佐天庭管理三千世界。
但这两个势力的名声,在炼气士口中,已是渐渐的‘臭’了。
这其实是无法避免之事。
秩序会去限制个体自由,过度的自由会反过来冲垮秩序。
对于三千世界的生灵而言,临天殿与仙盟代表的就是秩序;而炼气士们在他们身上感觉到不自在,自不会给好脸色。
说回灵台山。
只是六十年,猴子的修为就抵达了真仙境后期。
当然,猴子此时不知道什么是真灵不灭,只是按李长寿的引导,迈过一个又一个境界。
他体内那股潜藏的灵力已经被引动,朝着长生境踏步迈进。
不只是道境,猴子这六十年学了各类斗法神通,七十二变已算是正式入门,腾云驾雾更是不在话下。
猴子这般进境,也不可避免给方寸山……栽下了两颗柠檬树。
就比如今日,李长寿准备开坛讲道前,就有一名男弟子向前禀告,说悟空师弟入门已久,却依旧猴模猴样,也不肯化形做先天道躯。
李长寿只是含笑摇头,注视着孙悟空在山间与几名弟子玩耍的情形,缓声道:
“无妨,他可自行选择自己的路与大道,也可选择如何活着。
徒儿,你心不静了。”
那弟子面露惭色,低头行礼,匆匆告退。
李长寿若有所思状,又掐指推算,很快就轻笑了声。
稳一手,明天就安排这个男弟子外出游历,避免酿成什么教学事故。
教猴,他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