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kp8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巖忍者日誌討論-第六十七章 僅此而已的期許(二)相伴-kl4m6

巖忍者日誌
小說推薦巖忍者日誌
“卡卡西,你已经受伤了,而我秽土转生的身体已经复原,再战斗下去,我可能会杀死你的。”白牙单纯的以意志在对抗着秽土转生的施术者,他握着短刀的手指不停的处于紧握和松开交换的状态,很快这种对抗蔓延至白牙全身,白牙的身体僵在了原地。
“想反抗我的控制吗?”山洞里,代表白牙的那颗棋子在轻轻的抖动着,兜冷笑一声,暂时放松了对其他棋子的控制,加强了对白牙的束缚。
哗!
白牙想丢掉的短刀再次在兜的影响下握紧了。
“卡卡西,作为父亲,我缺席了你的成长,对不起……”白牙的眼睛里满是内疚。
“不过现在看来,你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忍者了。”白牙有些欣慰的说着。
父亲的话,深深地刺痛了卡卡西的内心。
“十二岁,我也就是爸爸逝去后的那一年,我成了村子里的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忍。”卡卡西像一个孩子一样,他缓缓诉说着,把自己自认为做的最好的成绩全部讲给父亲听。
“同年,我和水门老师参加了神无昆桥之战,改变了战争的态势,那是我完成的第一次s级任务。”
“第十五岁……”
“十七岁……”
……
白牙认真的听着,他精神力全力对抗着不受控制的身体时,一字不露的把卡卡西的话全部听了下来。
属于卡卡西的人生在叙述中缓缓说出,一副于白牙而言缺失的卡卡西成长画卷也慢慢展开了。
“我完成超过一百次s级任务,至今为止,我的任务完成率依然是百分之百。”
“这场战争开始前,我击杀了团藏,把村子从歧途上拯救了回来。”
“随后,新的火影继任,我成为了村子的暗部部长,这也是爸爸你所曾担任过的职位。”
“这次大战,我成为了联军五大作战联队的大队长之一,带领着秋千忍者和敌人作战。”
“爸爸,”卡卡西笑了,“我没让你失望吧。”
与兜的较量已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秽土转生的身体,都已不是白牙自己的了,白牙所能依靠的,唯有曾经坚韧的战斗意志。
“卡卡西,你有放弃过同伴吗?”
父亲的询问,让卡卡西莫名想到了带土。
“破坏忍者世界规则的人,我们称之为废物,而放弃同伴的人,则是连废物都不如的垃圾。”
“从不放弃同伴,卡卡西,我对你的期许,仅此而已。”
白牙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僵直着咯吱咯吱颤动的身体突然停止了,而在极远的地方,代表着白牙的那颗棋子咔嚓一声出现了裂纹。
兜皱眉,这种情况不应该出现。
“卡卡西,能摘下面罩吗?”白牙笑着,他终于摆脱了秽土转生对他身体的控制,“还未看过你长大了的样子呢。”
在仙俠世界成道祖 癲不二
卡卡西扯下了从没有在外人面前取下过的面罩,露出了一张帅气的面孔。
冤冤相報方是休 邀繪
不朽邪尊
“卡卡西,看着你,就跟照镜子一样,你简直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的帅气呢。”白牙开心的笑着,秽土转生的身体在支离破碎着。
“最后的愿望。”白牙深情地最后凝望了卡卡西一眼,“找到喜欢的女孩子,和她走到一起吧。把旗木家的血脉传承下去吧。”
“再见了,卡卡西。”
秽土转生的身体化成了一道轻烟,白牙的灵魂璀璨如最纯净的光缓缓消失了。
木叶白牙,以自己强大的的意志摆脱了秽土转生之术,魂归于净土。
“木叶苍蓝之野兽来也!!!”
一道绿色的人影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人影速度太快,带起的气流卷起了很大的烟尘。
“卡卡西!”阿凯来到卡卡西面前,双手重重的拍在卡卡西肩头,“虽然支援好像慢了,不过我听到了白牙叔叔对你的期望啊。”
阿凯抓着卡卡西的一只手臂,高高扬起,摆出了一个极羞耻的青春飞扬的姿势。
帝王蠱,妃本無心
穿越之庶難從命
“找到了喜欢的女孩子,然后传承旗木家的血脉是吗?”阿凯热情洋溢的大喊着,“卡卡西!今后就以此为努力奋斗的目标吧!!青春就是热血啊。卡卡西,和我一起努力为传承旗木家的血脉而不懈努力吧……”
嘭!
“哎呀!”阿凯头上多了一个大包,他捂着脑袋惨叫。
卡卡西面无表情的收起拳头,并拉上了面罩。
四周,那些联军忍者们憋笑快要憋出内伤了。
阿凯这个精力过于旺盛的家伙,什么事都能弄得热血沸腾的。
卡卡西被白牙要求找女朋友了,阿凯比卡卡西还上心,但是阿凯这种情商为0的家伙很难明白,找女朋友这种事是不可能燃烧青春的热血的。
卡卡西很生气,揍阿凯的那一拳很用力,阿凯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对了卡卡西,你刚刚是取下面罩了吗?”阿凯疑惑的看着卡卡西。
願以吾心望明月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樓雨晴
美女的貼身武皇 林天凈
“没有。”卡卡西冷冷的回了一句。
“奥。”阿凯信了,他肯定是大脑内存不够,看到了卡卡西的样子,一转眼却又把这件事给忘了。
——
木叶三忍之一,蛤蟆仙人自来也,丝毫没有对自己已经死去了这件事而感到伤感。有的人,就算死了,本性也是不改的。
天風劍聖
“适可而止了自来也,刚刚得到的情报,白牙通过自己的力量摆脱了秽土转生。”
“那么,你这家伙自己把问题解决吧!”纲手如曾经大家都还是少年时候一样,大大咧咧的叉着腰用手指着自来也教训着他。
自来也抱着双臂盘膝坐着,眼神猥琐的往纲手伟岸的胸部瞄去,在纲手发怒之前,他傲娇的把头往一旁扭,“不行,除非纲手同意和我交往才可以。如果能亲一下,就更好了。”
有的人死了,他依然一如既往的嘴贱。
妖怪茶話會
纲手静静的没有说话,她捂着嘴巴,眼睛中噙着泪花,和自来也两人装作开开心心的再次相聚,再开开心心的由生着把亡者送回净土的游戏,她已经演不下去了。
“好了,不惹你哭了,纲手。”自来也一下就恢复了正经,“你笑着的样子会更好看。”
“踏入死亡,是忍者本该有的宿命。”
“不要为我悲伤,纲手。虽然知道你不喜欢我,喜欢的是断,但我……一直都喜欢你。”
“兜秽土转生出了很多逝去的忍者,断可能也会出现在战场的某个角落吧。”自来也微笑着,“去找他吧,不能再给自己留下遗憾了。”
“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如果在这场战争中该死的敌人杀了纲手你,我纵然已坠落入地狱,也会再次杀回来替你报仇的。”自来也以地狱为证的诺言,让纲手的眼泪再也绷不住了,眼泪从她捂着嘴巴的手掌上滑过。
同伴之间,不存在欺骗。
纲手喜欢是断,没有喜欢过自己,自来也也深知如此。
突然间,起风了,大地,天空,树木,小草,流水,巨岩,高山,深谷,无处不在的自然能量向自来也涌去,自来也盘膝坐着,缓缓闭上了眼睛,他变成了石头。
起风了,天地皆迎自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