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6j8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 線上看-第二三七章、聽者有心相伴-hppge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牵一发而动全身。
用这句来形容宋健授首对西凉的局势影响,最恰当不过了。
驻扎在陈仓的平叛大军,主将皇甫嵩听到消息时,愕然了好一会儿,才抚须幽幽叹了声:“后生可畏”。
然后将目光投向了营帐内舆图上,陷入沉吟。
以他对战局的敏锐,已经在绸缪着如何追击叛军的事了。
是的,他觉得后方起火的西凉叛军,不出意外的话,撤兵会很快提上日程。
而依旧在对皇甫嵩心意难平的董卓,得知消息后,当场(°ο°)~
然后陷入了沉默。
不是在惊诧朝廷对西凉战事还有其他后手,也不是思考着如何借此机会对叛军谋划一二,而是在揣测着华雄的企图。
在仕途沉浮多年的他,并不匮乏举一反三的思虑。
武都、西县及临洮,这几个依旧高举大汉旗帜的西凉郡县,朝廷任命掌军事权柄的将领是华雄!一战斩杀宋健的张都尉,无论征求朝廷授命出兵权,还是各部兵马的调度,都绕不开华雄。
也就是说,张都尉不过是个执行者罢了。
华雄才是此战的关键。
所以,让董卓无法理解的问题就来了:为何华雄当初还愿意豁出性命,当诱饵呢?
报国的拳拳之心?
亦或者,是为了和自己冰释前嫌?
这两个理由,在董卓心中刚泛起,就被按了下去。
第一个理由太缥缈。
比起区区诱敌之战,诛杀宋健的谋划更加重要,华雄何必以身犯险来本末倒置!
而第二个理由,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华雄本来就简在帝心,斩杀了称王的宋健,仕途就会迎来坦途,何必还要介意和自己这点提不上台面的芥蒂?
仕途之上,欺老不欺小。
他年齿轻轻,就已经爬上比两千石的官职,又手掌一郡兵权,日后成就未必就比自己差了,何必还要讨好自己?
纵观他这些年的战绩与行事,犹如羚羊挂角,让人无迹可寻。也意味着,他绝对不会无的放矢!对自己释放善意,也绝对会有深意,有所企图。
只是这个企图,是什么呢?
唉,想不通。
董卓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
恰好此时,账外守着的牛辅,出声打断了他的思虑,“外舅,皇甫将军遣人来,请外舅前往中军议事。”
皇甫义真又想作甚!?
眉目深锁的董卓,一听就面有不豫之色,但还是起身而去。
没办法,谁让他如今是副将呢。
接过牛辅递过来的缰绳,董卓跨上战马,口气兴趣缺缺的问道,“来人可说是所议何事否?”
“回外舅,是关于河首宋健被戮之事。”
牛辅挥手让部曲不要跟太近,压低了声音回道。
说完,脸色顿了顿,又感慨出声,“不想黔首出身的华狩元,今日能有如此功绩,实是羡煞旁人。”
他是真的很惊诧。
如今大汉朝,以门第取人已经成为常态。
像华雄这种黔首出身、没有家世助力的人,竟然能有施展才能的舞台,以致短短数年内就连连升迁,实属异类。
重生之再許芳華 剎時紅瘦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满腹心思的董卓,听到牛辅的感慨,脑海里就仿佛有一道闪电闪过。
黔首出身!
无仕途根基!
南唐 北邙官
这个提醒,驱散了所有混沌迷雾,让董卓一下子豁然开朗。
他终于想通了,华雄可以结交自己的企图:寻找仕途盟友!
惡魔小爹:偷個寶寶鬥你玩 青墨
为了避免拥兵自重的事情发生,大汉朝的兵权,是不允许将领执掌太久的。这也是将军不常设的缘由,一旦战事结束就会撤销将军之职,改任其他。
譬如当年的凉州三明。
皇甫规被征回朝任尚书,张奂征为大司农,而段颎改任为司隶校尉。
他董卓执掌兵权多年,功绩也积累够了,此番战事结束,恐怕也会被征调回朝任公卿,收回兵权。
因而,在朝中没有根基的华雄,是在未雨绸缪。
先和他董卓冰释前嫌,然后借着此番情分,两人内外互为助力。
厲王妃 憐情惜雪
呵!
原来此子,是想与老夫结成仕途相互守望的乡党!
只是以狡诈著称的你,有没有想过,谁更有资格握着刀柄呢?
諸天私人夢遊
再者,为何你会幼稚的觉得,老夫会放下兵权呢?都是边陲之人,难道老夫会不知道,兵权才是立身之本吗?
想通了一切的董卓,嘴角微微翘起。
在满脸横肉与眼眸戾气衬托下,不屑之意异常明显。
………………..
叛军大营内,弩张剑拔。
高据案首的王国,与下首的马腾怒目对峙,互不相让。
其他有资格位列议事的各大种羌首领,则是冷目旁观,神情桀骜不屑。
此情此景,也让从入营帐后就一言不发的韩遂,偷瞄在眼里,叹息在心里。
他们人心不齐的最大弊病,再一次爆发了。
而且是无法调解的那种。
王国态度很强硬的要撤兵,并得到了其他种羌首领的一致附和。
这不是第一次有声音提议要撤兵了。
前不久,汉军让华雄于渭水北岸诱敌,让他们损失不少兵马和被烧毁了所有攻城器械。许多首领都觉得,既然陈仓久攻不下,攻城器械又没有了,再留在此处也无益,不如撤兵回去修整。
那时候各方意见不一,暂时拖了下来。
諸天之從新做人
但此次河首宋健被汉军袭杀,让王国担忧狄道有失力主撤兵。
而马腾坚决反对。
賊兄賊弟
韩遂能猜到,他们两人各自的打算。
王国是想打着稳定人心的旗号,趁着汉军在河首立足不稳之际,将整个陇西郡给并吞下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
而马腾则是在担忧。
他的势力已经蔓延到了右扶风汧县,撤军了就要全部吐出来。
更致命的,他的地盘位于第一线。
一旦朝廷大军趁势来攻打,他要独立作战,给其他势力当人肉盾牌,消耗汉军的锐气。
至于那些种羌首领想撤兵,是被皇甫嵩与董卓扼住了劫掠关中三辅的路线,觉得无利可图了,不想再让族人无谓死伤。
狂妃難寵:腹黑相公是顆蛋
韩遂心如明镜,所以一言不发,神情落寞。
他又一次觉得,联军的声音太多了,再一次演变成为各谋其利的乌合之众。
就算有大名士王国当首领,也无法改变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