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lvd都市异能 興風之花雨 ptt-第七百零四章 五行缺揍看書-bal0v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墨修当了很久的魔门魁首,有过诸如邪帝、魔帝之类的称号。
后来四灵的势力渐大,成为天下间举足轻重的一股势力。
只要四灵反对,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做成任何事情。
如此情况,主流不可能再放任四灵继续游离于主流之外。
四灵也就顺水推舟,就此“从良”。
不过,依然保留了魔门时的习惯。
比如,四灵中人对组织的人员结构讳莫如深,甚至动辄灭口,不择手段的保持隐秘性。
事实上,四灵和魔门各宗的行为作风几乎类同,如果抛开名头和势力,看不出两者有什么区别。
正因为两方有着很深的香火情,四灵乃是少数和魔门井水不犯河水的正道势力,甚至在一些见不得人的地方多有合作。
比如一些见不得光的生意,诸如贩卖奴隶,走私黑货之类。
田園教母:食色生香 為溪伴橋
尤其与朱雀联系紧密。
好萊塢教皇 黑夜之皇
魔门的势力加起来其实不算很弱,然而各宗各行其事,仅是一个松散的联盟,彼此之间矛盾重重,勉强维持着大体的稳定。
比如易门总舵在潭州附近,潭州就算是魔门的地盘。
魔门其他宗派可以通过易门在潭州做些事情,共享情报网之类。
仅此而已。
如果易门不同意,那就不同意。
当然,大家为了报团取暖,只要没有过度损害到自家的利益,多半还是会相互行个方便。
又因为魔门和百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各家的高层一直都有着某种看破不说破的默契。
比如连山诀一事,百家势力云集汴州,魔门的情况也差不多,很自觉的跳出来与正道打擂台,当反派。
对于魔门各宗来说,闹得动静越大,涉入的程度越深,说不定也能咬上一口肉。是以默契归默契,该拼命抢的时候,绝对不会手软,反正死的都是下面人。
哪怕最后百家把肉全部分光,也会心照不宣的把肉汤留给魔门。
这是默契,也是规矩。
能够传承至今的百家都很清楚一个道理:强大的时候,规矩是用来约束别人的;弱小的时候,规矩是用来保护自己的。
没有哪一家能够保证自家永盛不衰,势大的时候破坏规矩,衰落的时候很难东山再起。
……
莎士比亞悲劇喜劇全集·第一冊:羅密歐與朱麗葉·哈姆雷特·奧賽羅
惠和坊西面鬼市。
白天的鬼市看起来跟寻常坊市没有什么区别。
酒楼茶馆林里,店铺摊贩众多,热热闹闹,还算繁华。
沿街建筑普普通通,看起来有些古旧,充满市井气息。
十字大街的路口有一间“仙洞”茶坊,占地不算广,三层小楼。
云本真与魔门相约之处就在这里。
按规矩,风沙到魔门的地盘与魔门一众大佬会面,魔门应该押一个重要的人物在他的地盘,以为人质。
然后,双方都不能带太多的随从。
不过,魔门找不出足够分量的人质,押了等于没押。
飛狐外傳 金庸
云本真与之谈妥,风沙可以多带点人,并且可以接管茶坊。
魔门一方除了众位大佬,以及一个接洽人之外,不能带任何随从。
当今魔门十道,分为三门七派,都不是本来宗派的名称,皆有化名。
风沙知道易门化名日月门乃是三门之一。
除此之外,对魔门宗派的情况并不熟知。
今天来了两门四派之主,易门不在其中。
诸魔五男一女,男子或仙风道骨,或宝相庄严,女子则是个雍容貌美的贵妇,无论如何看不出什么邪恶之处。
风沙亲自来魔门的地盘拜码头,已是给足了面子,是以人在汴州的魔门大佬几乎都来齐了。
一来墨修在魔门确实很有面子。
極牛鬼才在異界 耗子欺負貓
二来墨修见以往的同道绝不会空着手。
来者皆有份,不来白不来。
蜀山時代周刊
风沙果然准备了厚礼,送出了一成长江水运的渠道,就是三河帮辛苦建立的渠道。
我的專屬神級副本 小小鯉魚王
别看仅是一成,价值巨万。足够几家分了之后,还能个个吃得满嘴流油。
伏剑已经与占了半边出海口的江都会谈妥,吴越那一半的出海口,钱玑放了行。
三河帮的货船可以由辰流直接出海,上中下游畅通无阻,还可以溯大运河北往。
这也是把魔门拉入伙的意思。
青春靈藥 春上綠
几乎一半的淮水水道和全部黄河水道控制在北周的手里,张永和罗彦看起来并不可靠,未必能够作为坚实的依仗。风沙不得不多几手准备。
如果魔门能够在这方面出把子力气,打通淮水和黄河水道之后,三河帮的货船能够完全覆盖中原最繁华的地方,无有遗漏。
届时,获利是难以计数的。
金簪
毫不夸张的说,财源滚滚好比江水灌注,赚钱的速度比兴建存钱的仓库还快。
庶女鬼醫:腹黑太子心尖寵 君笙
当然,想维持所有关口的畅通,花钱的地方所在多有,总之还是大赚特赚。
别人过不了的地方,运不了的东西,你能运。
那就还能够获得政治影响力,这是无法用钱来计算的。
更别提通过这条水运渠道,将众多势力拧成一股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力。
为了维护丰厚的利益,与之相关的势力都会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维持。
只要不必付出超过这个利益的代价,那就什么都好说。
拥有共同的利益,就是最稳固的同盟,没有结盟胜似结盟。
风沙带来的礼物不可谓不丰厚,自然宾主尽欢。
风沙见气氛合适,把韩晶介绍给大家,委婉的暗示这是自己的女人,希望她来做魔门的代言行走。
众魔的神情一下子古怪起来。
冷场少许,那位风韵犹存的妖娆女魔头借故把韩晶支开,言说圣门的代言行走已经有人选了,正是日月门的掌教。
言语相当暧昧,众魔的神情同样暧昧的很。
日月门不就是易门吗?
风沙立刻明白了。
韩晶那个“魔帝的女人”的主意,恐怕易夕若先行用过了,向魔门诸人暗示和他有多么多么亲密的关系,把魔门的代言行走抢到了自己的手里。
无论风沙心里多么不爽,易夕若毕竟是他身边的核心人物,他不会在外人面前拆台。只能做出尴尬的样子随口应付几句,算是认下了。
难怪易夕若今天不敢露面,这是怕他不配合,届时麻烦大了。
摆明想借他的身份占便宜,又不想为他现在艰难的处境付出代价。
要不是他为韩晶争取代言行走,所以提了这么一句。
魔门诸人肯定不会就情人这种事多嘴多舌,那么这件事就瞒下了,起码暂时瞒下了。
Mmp~这小妞果然五行缺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