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5gg精华玄幻小說 數風流人物 愛下-戊字卷 第一百零七節 腦補解讀,見仁見智閲讀-jkb0g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听得沈宜修的解释,几位姑娘都猜舒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家居然对冯紫英能够按时起床,是否改变了他原来的习惯如此重视,大概是深怕自己心目中的冯大哥在婚后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吧。
尤其是像林黛玉和薛宝钗这样心里有所牵挂的,更是担心眼前这个宜喜宜嗔的女子对冯紫英影响太大,甚至改变了冯紫英许多。
虽然她们都不相信冯紫英是那样容易被影响的人,但是这种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呢?
历史上那么英雄豪杰最终都拜倒在石榴裙下,其结果如何不好置评,但是对于她们来说肯定就不会是好消息了。
像冯大爷坚持了这么多年的晨练习惯如果都被这个女人短短一个月时间不到就改变了,那就真的太令人震惊了。
好在并非如此,冯紫英不善饮酒的习惯大家都知道,若是遇上昔日密友来访,的确不好推辞,过量大醉倒也正常。
“是冯大哥在青檀书院的同学么?”探春对青檀书院尤其感兴趣,好奇地问道。
环哥儿现在就已经在青檀书院学习了,这一趟回来感觉变化很大,气度更见沉稳,当然在府里边也更为倨傲,除了对自己这个姐姐还稍微客气一些,便是见到老爷太太和老祖宗时,都更见沉默冷淡。
“是啊,来了七八人,都是他在青檀书院的同学,而且也都是同科进士,他们和紫英关系一直都很密切。”沈宜修话语里也不无自傲,“现在他们和紫英一样,都是三年观政期将满,就面临着期满后去向,所以昨儿个就在后花园里饮宴纪念。”
同科的特殊关系使得这个群体联系是最紧密的,尤其是又是同学,叠加起来,那就更不一般了。
这些人未来都会是自己夫君在朝廷中的有力奥援,这一点即便沈宜修也十分清楚,所以昨日对自己丈夫酩酊大醉她也没有什么怨言,遇上这种情形,谁都只能舍命陪君子。
特别是能够选择在自己家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丈夫就充当了主人,而这份意义也不同寻常。
沈宜修的话也让一干女孩子们都有些唏嘘感慨,未来这些人都会进入朝廷,或许是在朝中,或许是去地方,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大周朝廷中的中坚力量。
在座的一干女孩子们虽然年龄不大,但是都出身在官宦人家,平素耳濡目染,也大略知晓这种基于同学同科形成的关系有多么特殊。
“也不知道冯大哥他们饮宴纪念会是什么样呢?还是像我们在一起那样行令作词?”
史湘云本身就有些男儿豪气,对外边的世界也很好奇,她不知道想这些都是进士的男儿们在一起踏雪赏梅,饮酒纪念,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
沈宜修笑了起来,她对这个英武之气甚浓的女孩子也是印象极好,“嗯,可能也会行令吧,不过就是就着雪景美景吟诗作赋吧,……”
“那冯大哥也要吟诗作赋?”探春忍不住问出口,其他几个女孩子都笑了起来。
七煞碑 遊泳的貓
冯紫英不喜诗赋,遇见诗会文会邀请就头疼,不是因病推托便是借口有约,总而言之就是不肯参加,这在京师城里士人圈子里都传为“佳话”了。
沈宜修也笑了起来,“昨儿个你们冯大哥还真的不一样呢,据说是被一干同学逼着,万不得已做了一首词,……”
“哦?”这一下子让几个女孩子都惊奇起来,黛玉还好一点儿,她知道冯大哥是能作诗的,不过基本上都是一些残句断句,从未听闻过他做一整首诗词,其他几女简直就是从未得闻了。
无论是宝钗还是探春,虽然对冯紫英仰慕已久,但是要说内心对冯紫英缺乏诗赋才华没有一点儿遗憾,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个时代作为士人最耀眼的特质就是诗词歌赋,哪怕是你在朝中呼风唤雨,若是不通诗词,那也会很容易被视为粗鄙之人,当然这个名头大多是武将的代名词,因为从未听说过哪个能过关斩将通过秋闱春闱的进士们会不通诗赋,冯紫英无疑就成为了这个另类。
虽然在各个场合冯紫英也有一些表现,但是感觉都是零敲碎打凑合出来的,而像这种即景赋诗才是最考验一个人是否有诗赋文才的试金石。
林黛玉首先忍不住了,“冯大哥有新作?姐姐能不能让我们先睹为快?”
几个女孩子都是十分期盼地看着沈宜修,沈宜修也是欣然应允,“紫英在同学逼迫之下还是很有急智的,这一逼他写了一首词,《卜算子·咏梅》,我不敢说在咏梅赞梅的诗文中算是独一无二的,但是绝对称得上出类拔萃了。”
沈宜修敢这么说,让几个女孩子心中都是一震,难道冯大哥平时的表现真的都是韬光养晦,深藏不露?
这一下子就连湘云、迎春和惜春几个女孩子都一下子感兴趣起来了,想要听一听这首《卜算子·咏梅·》水准究竟如何了。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这一首词念出来,顿时让整个室内都是一片寂静,尤其是在念到“飞雪迎春到”一句时,迎春更是立即感受到了来自身旁几个姐妹有些异样的目光。
虽然知道这不过是诗词中常用之语,但是毕竟是暗含自己名字在其中,还是让她心中忍不住一颤,难道这就是缘分?
而这一首词里,既有四句话中带着春字,足见冯紫英对春的欣赏和赞许,这似乎又暗含着贾府四春的意思。
沈宜修自然不太明白这里面的奥妙,但是对于黛玉、宝钗和湘云来说,这就有些意味深长了,这一首词名义是咏梅,但是暗含的却是梅花对春的期盼,不能不让黛玉、宝钗和湘云多想。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爆米花
而迎春、探春和惜春则更是浮想联翩,她们都没想到冯紫英居然会写出这样一首词来,四个春字隐含的意义恰恰和贾府四春相对应。
这“风雨送春归”是不是暗指元春省亲归来呢?
飞雪迎春到难道不就是指自己么?迎春垂首不语。
末世穿越之長生 煙月寒塵
探春美眸晶亮,目光灼灼,俏也不争春,这是冯大哥指自己的品性孤傲高洁,不屑于和别人争什么吗?
惜春脸颊绯红,若有所思,只把春来报,自己性子清泠,素来信奉佛家因果报应,难道这“春来报”就是指自己?
悬崖百丈冰是指什么?犹有花枝俏是指谁?迎春芳心乱颤,莫非冯大哥是暗示自己哪怕是面临命运险境,也要保持乐观?
史湘云却想到难道冯大哥也知道自己和甄家的婚事已经有波折,所以要自己坦然面对,会有更好的姻缘?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这是暗示自己要耐心等候?宝钗、探春、惜春如是想,一时间各种思绪纷至沓来,让人难以定下心来。
实在是这首词写得太应景了,诗词句子里隐含的含义太过丰富,影射的对象更是容易让人触景生情,也难怪她们都浮想联翩。
沈宜修没想到自己就这么把这首词一念出来,却让整个堂内变得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似乎都在细细品味其中隐藏的含义,那种若有所思的神态更是耐人寻味。
“诸位妹妹觉得紫英这首词做得如何?”沈宜修目光流盼,看着众人含笑问道。
还是林黛玉微微颔首,满脸欣慰,“冯大哥不喜诗赋,并不是他水准不高,而是他觉得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花心思,小妹在想,这首词只要一出去,那么这京师城上下谁还敢说冯大哥诗词不通,那他就是自取其辱了。”
撒旦臨門
別鬧了,我愛你 傻子愛騙子
黛玉一张口,其他几女也都回过神来,纷纷附和赞同,只是内心的滋味却是不足为外人道,只有她们自己回去之后才能细细回味了。
几女正赞叹间,却见云裳进来通报,“奶奶,大爷起床后先去那边书房了,说那边有点儿急事需要处理,请奶奶留几位姑娘用茶,他把那边儿事情处理完之后便过来,中午就请诸位姑娘在府里用膳。”
“哦?相公过去了?没说什么急事儿么?”沈宜修忍不住关心地问道。
“宝祥没说,只说是府外来的客人,带到外书房在。”云裳小声道。
外书房一般是接待外客,也就是公务来客居多,而内书房则是关系密切的亲朋故旧。
“嗯,我知道了。”沈宜修展颜一笑,“那就请诸位妹妹多留一会儿,午间正好在府里用饭,说来诸位妹妹虽然和咱们冯家乃是通家之好,但走动却不多,我也希望现在诸位妹妹没事儿能多来府里坐一坐,一两人也好,三五位也好,府里都欢迎,先前太太和姨太太也都说了,用饭的时候她们要来见一见姑娘们,……”
逆襲民國的特工 睿士
一干姑娘们心里有鬼,脸都微微一烫,这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