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此时,叶建伟是完全慌了。
永州虽然是在南方,但现在已经是12月份儿了,天气也凉得不行。
南方又没暖气,室内只能开空调,也没有多暖和。
然而叶建伟脑门子那里全是汗水,可见心情有多么的焦虑。
官大一级压死人,况且姜福聪在公司的职位确实不低,虽然是叶建伟等人的直属上级,但要高好几个级别了,属于公司的中层管理。
换句话说,姜福聪要开掉叶建伟,那确实是轻而易举,分分钟的事儿。
其实姜福聪之前凶是凶,直接开除员工的事情还是很少做的,这次也就是当着光蓝电子的人面,展示一下自己强壮的羽毛。
光蓝电子现在虽然还称不上大厂,但是却是HUAWEI的A级供货商,而且据传HUAWEI跟光蓝电子的关系非常密切。
姜福聪可是老油条了,当然非常重视光蓝电子的这两位客户了。
牺牲一个像叶建伟这样的员工,完全没有任何压力。
而刘棋呢,正是光蓝电子采购部的员工。
他在公司里的级别不算高,但权力可不小,从中小型的企业中采购零部件和原材料,就是刘棋这样的人说了算。
叶建伟所供职的企业,正是做零部件的,所以才跟光蓝电子会有业务往来。
在南方这样的企业多如牛毛,光蓝电子作为上游制造企业,话语权很大。
而光蓝电子的另外一位姑娘,名叫杨小蕊,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进光蓝电子还没有多久,是作为刘棋的助手跟着过来出差来了。
说实在的,杨小蕊不太喜欢刘棋的作派,感觉有点太欺负人了,但她也没办法,只能闭着嘴目睹这一切的发生。
就在这时,坐在叶建伟对面的那个人转过了头,看向了这边。
杨小蕊一看,还是位帅哥。
那帅哥看着估计还不到三十岁,但却给人一种很稳重的感觉。
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相当恶劣的,但这个帅哥还是云淡风轻,气定神闲,跟对面的叶建伟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都市气皇 霸皇
只听这位帅哥说话了:“不好意思,叶建伟是我的表弟,他是来接我才早退的,这位领导能不能通融一下?”
“领导”当然就是指的姜福聪了。
姜福聪皮笑肉不笑地应道:“哦,原来是为了接你啊,但这也算不上什么理由,我经常在会上说,工作要跟生活分开,生活的时候就别想工作的事情,工作的时候就得全神贯注地工作,真有特殊情况那再另说,接亲戚这算什么理由?纯粹就是胡扯嘛!”
叶建伟心里可恶心坏了。
要真像姜福聪说的那样就好了,
姜福聪这个人相当强势,就算是节假日在家里都有可能接到他的电话,临时安排工作,甚至直接回公司加班。
而且这些都不会给加班费,就是所谓的白忙活。
想到这里,叶建伟反而冷静了下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找相同的工作也并不算难,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叶建伟:“哥,不用说了,大不了就不干了。”
姜福聪瞪了叶建伟一眼:“你以为不干了就完了?你想去其它工作,他们肯定会打电话问我对你的评价,到时候就给你个差评!”
叶建伟怒了,做人哪有这样的,这也太缺德,太欺负人了!
叶建伟的工作表现有目共睹,平时连请假都很少有,加班也是相当积极。
到最后就因为一次早退,姜福聪居然就要给差评,强行扼杀叶建伟的职业生涯。
同是底层打工人,杨小蕊也对叶建伟相当感同深受,忍不住劝道:“姜总,还是算了,他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不至于弄成这样。”
陀螺战记 酗酒
姜福聪摆摆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种事可不谈大小,这小子平时就不怎么老实,开除就开除了,不可惜!”
刘棋:“小蕊,你不用管这些,咱们是外人,让姜总自己处理就好。”
爆笑萌妃:王妃你该吃药了
既然这两位大佬都如此说了,杨小蕊自然也就不能再开口了,只能干瞪眼,看着这两个大男人在这里逞威。
热血传奇战士 起源仙剑
此时,姜福聪又说:“叶建伟,这次也是给你个教训,你明天把态度摆正,我也可以通融一下,听到了吗!?”
叶建伟没办法,只能闷闷地“嗯”了一声。
姜福聪:“你这倒霉孩子,怎么还不……”
姜福聪这领导当得相当威风,这又要拍桌子,却被李天宇抢了话头。
李天宇:“姜总是吧?”
姜福聪眉毛一挑:“对啊。”
李天宇:“你跟光蓝电子有什么业务往来吗?”
姜福聪怔了怔:“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天宇:“那关系可大了,我对光蓝电子可再熟悉不过了。”
众人一听,都非常惊讶。
就连叶建伟也露出了惊奇的表情,从没有听人提起过表哥李天宇也跟光蓝电子有关系啊。
不过叶建伟仔细一想,光蓝电子就在帝都,李天宇也在帝都发展,似乎扯上关系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李天宇是爱华地产集团的高管,好像跟科技制造业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啊。
不过李天宇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这一点叶建伟相当清楚,李天宇说的话,不可能无凭无据,空穴来风。
此时,光蓝电子过来的两个人当然也相当意外了。
他们从没有见过这个人。
当然,光蓝电子现在算上工人和办公人员早就破千了,就算在光蓝电子工作,也不可能全都互相认识,何况光蓝电子还有不少外勤人员。
而且这个人只是说熟悉光蓝电子,也没说是里面的员工。
刘棋笑着问道:“你认识我们光蓝电子的人,那你倒是说说,对我们有多熟悉啊?”
李天宇拿来杯子,用茶壶倒了一杯水,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这份闲情逸致把几个人全都看呆了,就连脾气一向很火爆的姜福聪都忘了不耐烦了。
李天宇将杯子放下,才应道:“说起来你们可能都不信,我跟光蓝电子的老总是好哥们儿。”
红楼之玉落皇家院
包括叶建伟,其他几人全都虎躯一振。
李天宇说的话,听在他们几人的耳朵里就觉得特别荒诞,简直比天方夜谭还天方夜谭。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先入为主,理解错误了。
刘棋呵呵一笑:“我们光蓝电子老总可不少,从总监到总经理,副总经理好多个呢,不知道你是说的哪位老总啊?”
李天宇:“你觉得我会说哪个?当然是最大的那个了。”
刘棋怔住了,一时居然没有反应过来:“……最大的那个?”
杨小蕊小声提醒:“刘哥,他不会说的是陆总吧?”
溺宠小萌妃
刘棋:“怎、怎么可能!?陆总那是多大的人物,能跟这个小子有关系?他纯粹是扯淡呢!”
杨小蕊吐了吐舌头,好好想想也对,陆辉陆总可不是一般人,交往的肯定也不是一般人,这个年轻人虽然长得帅,也有的气质,但跟那类精英还是不一样的。
而这个人为什么这么说呢?
可能是纯粹是为了抬高自己,好给叶建伟求情吧。
不说别人了,就连叶建伟也是这么猜测的。
他们哪里知道,李天宇不仅跟陆辉是好哥们儿,陆辉还得跟他叫“老板”呢。
叶建伟小声说道:“哥,这么说不行啊。”
李天宇摆了摆手:“没事儿,我心里有数。”
姜福聪呵呵笑了起来:“这可就巧了,你这么有能耐,就替陆辉陆总,替光蓝电子做个决定呗。”
李天宇:“做什么样的决定?”
姜福聪看了刘棋一眼,笑着说:“这个叶建伟知道,我们公司正在跟光蓝电子谈生意,既然你跟光蓝电子的老总关系那么好,那还谈什么?直接拍板儿就行了!我说的对不对啊?刘主管。”
刘棋也笑了起来:“他要真能替陆总拍板,我当然不拦着,关键我也拦不住啊!”
说着,刘棋还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惹得姜福聪哈哈大笑起来。
姜福聪又对李天宇说:“这样,你要是能给光蓝电子拍了板儿,那叶建伟的事情就好说。”
李天宇微微一笑:“好说?怎么个好说法?”
姜福聪:“我就不把他开除了啊!”
姜福聪当然敢这么说了。
叶建伟开不开了除,对姜福聪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无非就是个小员工。
但光蓝电子的合同谈成了,那就是大功一件,不久升职指日可待。
相反,公司把这单大合同交给他姜福聪,那是看得起他,如果搞砸了……
唉哟,那可不得了,公司大领导肯定要暴跳如雷,对姜福聪印象大跌,没准以后有好事儿就不考虑他了。
当然,姜福聪也就是拿李天宇逗闷子呢,压根就不会认为李天宇真的跟光蓝电子的老总陆辉有关系,更不可能会搞定订单的事儿了。
姜福聪估计自己把话说出来,叶建伟的这位二批表哥就得怂了。
刘棋也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态度。
然而,李天宇却表现得一点都不怂,仍然是云淡风轻,气定神闲,然后慢条斯理地说:“我的确实可以替光蓝电子拍板儿,不过让我拍的话,如果你们真想让我这么做的话,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陆总。”
姜福聪怔住了,跟刘棋对望了一眼,然后两个相视一笑。
刚才李天宇那份气势,还真差点把这两个职场老油条给唬住了。
姜福聪:“你小子还有点门道,但你也太小看我们了,真以为我们是小孩儿,就这么被你给吓唬住了?”
李天宇微笑不语。
姜福聪越看越上火,但心里却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具体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儿。
刘棋倒有些不耐烦了:“姜总,你让他打电话,看看能联系到谁!”
姜福聪怔了怔,一拍桌子,发出了“啪”的声音:“你打,我看你给谁打!”
现在的气氛相当紧张,姜福聪
李天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直接从桌上拿起了手机。
解锁屏幕,李天宇开始慢条斯理地打开通讯录,找人。
叶建伟面露忧色,表哥这次可是太托大了。
姜福聪这个人没那么好骗的,而且还睚眦必报。
如果被他逮住了把柄,那可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过也不用怕姜福聪,反正叶建伟也要被开除了,就算现在跟他撕破脸也没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叶建伟反而淡定了下来。
这时,李天宇已经拨完了号码,将手机重新放在了桌子上,并且开启了免提。
姜福聪和刘棋一看,这小子是在赤裸裸的挑衅啊!
很快,那边接通了电话。
李天宇心里倒是松了口气,他可是给陆辉打过去的,如果陆辉正在忙的话,那今天这个人可就丢大了。
此时,那边响起了陆辉的声音,看样子他的心情还不错。
陆辉:“老板,您好久没来电话了,我以为您在南海乐不思蜀,已经忘了这边了。”
李天宇打了个哈哈:“那怎么可能,对了,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陆辉:“方便啊,老板,您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吧。”
众人在旁边全都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电话那边说话的人是谁?
不会真的是光蓝电子的总经理陆辉吧?
而且,刚才那人跟眼前这个小子叫什么?
老板!?
如果那人真是陆辉,跟他叫老板,那光蓝电子到底是谁的!?
刘棋的背脊忽然感到一阵发凉,但脑门子上却冒出了好多汗珠子,就像是在经历冰火两重天似的。
虽然刘棋在理智上仍然不相信眼前的小子正在跟光蓝电子的老总通话,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而且看李天宇那么笃定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在演戏。
如果是真的,那刘棋很难想象自己的下场。
现在刘棋十分后悔,不该跟姜福聪起哄,让他把叶建伟开掉。
现在刘棋只希望李天宇是真的在吹牛批,跟别人合着伙演戏蒙他们。
比较起来,杨小蕊的惊讶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刘棋。
毕竟这个帅哥如此年轻,很难跟“老板”二字联系在一起。
而且还是光蓝电子的老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