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ifc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 txt-538鬥法熱推-0at9t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黑红色光焰来势奇疾,可是到了距离林晓所在的孤岛不过百丈的时候,却从急速转为极静,这一动一静之间,立时显现出来人的功力修为已经炉火纯青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接了林晓柬帖的轩辕老怪麻轩辕。
“道友果真是信人。”林晓平静地看着气焰熏天的轩辕老怪说道。
“某家也是想看看是哪个未曾谋面的故友,要某家前来一叙。”轩辕老怪浑身罡焰一收,露出九尺壮汉的本来面貌,果然啊,时间是一把杀猪刀,千年过去,当年的麻杆儿一般的青年,已经形貌大变。
鳳傲天下:君王太腹黑
两个人一个立在孤岛上兀立的凸岩上,一个凭虚而立;一个身着青色道袍,古朴无华,一个是身披锦袍,腰扎阔带,隐约是战袍的模样。两句话过后,二人之间就陷入了沉寂,再没有人说话,可是二人中间的虚空中,却是隐约能看到似有龙蛇翻卷,偶尔还能看到有一闪即逝的雷霆火花。
良久之后,林晓才轻叹了一声:“当年与道友也曾隔空交手,那时贫道初入修行,道法未成,只能暂避千里之外,如今想来也是遗憾得很,只是待贫道道法有成之后,道友却踪迹全无,时至今日,方才借助乙休师侄之手,邀道友前来做个了断。”
“哈哈哈,原来是缩头乌龟一只,某家昔年横行天下,所过之处当了乌龟的可不止你一个!”
“呵呵。”林晓一声轻笑,并未动怒,让轩辕老怪一番讥讽做了无用功,“贫道今日愿与道友做个约定,若是贫道胜了道友,还请道友禁足百年;若是贫道输了,自然回转洞府再不出门。”
“想的挺好,还要乌龟有那个机会。”轩辕老怪一伸手就是一掌横推。
“哎,还是要看拳头!”林晓叹了口气,立掌向前一劈,就有一道金光应手而出,如同一道匹练,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着轩辕老怪横推而出的黑红气浪而去。
“刺啦”裂帛一般声音传来,轩辕老怪推出的气浪应手而裂,金光穿破气浪之后,直向老怪立身之处扑去,只是林晓看得清楚,气浪之后已经是空无一人。没有惊诧,林晓微微一笑,随即一手向上翻起,以托天之势向上方就是一掌,一蓬金光如同伞盖蓬勃而起,与从上空疾扑而来的轩辕老怪撞了个正着。
轩辕老怪在推出一掌的同时,就已经移形换位飞到了林晓的头顶,正疾扑而下,却见到林晓一掌翻天而起,立时“呀”的一声怪叫,身上顿时腾起一层浓厚的黑红罡焰,将整个人都淹没了。
金光与黑红罡焰相撞,发出了“呲呲”的异响,竟然僵持不下。
随着金光与黑红罡焰的僵持,金光越来越浓厚,变得如同真金打造的华盖,同时也变得越来越大;而黑红罡焰也不落丝毫下风,金光越浓,黑红罡焰也就越浓,金光伞盖覆盖的面积越大,黑红罡焰也扩散的越开——双方此时竟然比拼起真元法力的雄厚程度来了。
别以为双方手中没有法宝,其实到了轩辕老怪这等修为,使用不使用法宝,其实并不重要,除非是不死不休,还得是抽冷子下家伙,否则使用法宝可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甚至可能适得其反。毕竟比拼的双方都是地星顶尖的高人,双方此前有没有什么相互了解,哪里知道对手拥有什么强横的法宝呢。
尤其是到了这等程度,要想一对一杀死对手,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打不过,逃也有逃的机会,而且一旦因为偷袭受伤,日后难免拉开了脸面,对自家弟子下手,反正撕破脸,都不死不休了,也就无所谓以大欺小了。再说了,轩辕老怪自己都说过,就算是身负重伤,就算是毒手摩什一干师兄弟一拥齐上,也不过就是一只手就能解决的事情。所以只要不想断子绝孙,还是光明正大一些的比较好。
当然了,这也是为什么轩辕老怪身为邪道第一大佬,可是与魔门很多隐世长老都不相来往的缘故,实则是很多魔门宿老做事情很不讲究,让老怪觉得有失身份——这无关立场,而是事关脸面啊。
雙諜傳奇 聞繹
在林晓看来,与轩辕老怪比拼法力,只是一个试探,林晓毕竟与蜀山世界本土出身的修士不同,看中的更多的还是道法的根源,而不是修士本身的正邪属性。就是以轩辕老怪来说,虽说被称为邪道第一,可是算下来轩辕老怪又做了多少业力深重的恶事呢?饱读历史的林晓可是清楚地知道,历史上大明帝国时代后起的东林党人,把握了明朝后期的朝政,号称是“众正盈朝”,可是一点,明末那个时候,也是中华儿女饱受苦难的时代,最起码一点,农民起义丛出不穷,而且越来越壮大,最后甚至因为农民起义,灭亡了一个号称“皇国得位无此之正”的因为农民起义而建立起来的中央帝国!
再有一个隋唐历史上被诋毁最深的隋炀帝,史书记载是荒淫无道,可是遍数隋炀帝的子嗣,几乎都是出自萧皇后所生,若是隋炀帝如同中马,难道子女就那么三瓜两枣吗?再说大运河。大运河沟通了南北,是后来王朝能够逐渐沟通南北的重要交通要道,为华夏民族的大融合发挥了不可磨灭的功绩,可是那时隋炀帝下令开凿的!仅此一点,隋炀帝就功在华夏!
所以对于看人来说,林晓自有自己的定义,包括眼前的轩辕老怪,一样用不着上来就喊打喊杀,所谓“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贫家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林晓在意的可是未来对外的开拓,而轩辕老怪这等“兵家”传人可是最好使的手下!所以在对待轩辕老怪上,林晓还是愿意彻底降服他的。
随着金光和黑红罡焰的不断扩散,终于还是轩辕老怪的血焰神罡落了下风,比林晓发出的金光慢了一点点,可就是这一点点,金光就有了向上包裹的趋势,吓得轩辕老怪嘴里大喝一声,奋力振臂向下一压,借着与金光猛然冲撞的回弹巨力,轩辕老怪连先前发出的罡焰都不再收回,身形向上弹起疾飞,当空划了一道弧线,随即手中终于现出了法宝——那是一只五根利爪横生一样的刀轮!
轩辕老怪大喝一声,掌心向上一托,刀轮急转而起,细长而锋利的五根利爪一样的锋刃带起了道道寒光,随后如同一只锯齿圆盘“唰啦”一声光临林晓的头颅之前。
林晓大笑:“尔技穷矣!”随即手中青光一闪,一只木杖瞬息间出现在手中,木杖顶端青色的枝丫疯狂地向上生长,明明只是刹那间生长成了一株参天巨树,可偏偏却能让轩辕老怪看的清清楚楚,吐出嫩芽,抽条、长叶,变粗变长变大,种种细节历历在目,这一快又一慢,种种违和的表现,直让轩辕老怪看得有一种要吐血的感觉。
到了这时,就算是老怪再迟钝,也明白自己绝对不是林晓的对手,可是就此服输也绝不是老怪的个性。老怪牙一咬,掌心真元法力喷涌,刀轮转动更加快速,开始从刀轮上向外迸发点点的火星,随即“蓬”的一下,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大股大股的黑红色火焰升腾起来。
星河之都
林晓微微一笑,却只见青木杖上巨树的虚影变得越来越大,枝干、树叶也越来越清晰,层层叠叠不知道有多少层。轩辕老怪的刀轮挟风带火,一头撞进巨树的枝丫中,一时间也不知道撞碎、割断了多少树枝,只见无数碎枝烂叶落下,随即又变成点点青光,融入了巨树的根部,接着再度生成更多的树枝和绿叶,竟有无穷无尽之意。
轩辕老怪的刀轮按说此时已具备金火双行,不管是金行还是火行,都是青木杖木行的克星,可偏偏就是飞速生长的无数树枝绿叶让刀轮前进受阻,就连被黑红色火焰点燃的青色光点,都没有对逐渐成长为参天巨树的青木杖有半点的损耗,甚至就连飞行都有些变得缓慢的趋势,犹如陷入了泥沼。
混元開天經 豪情愛人
國服第一召喚師
極品狂徒
轩辕老怪一再增强法力,可是刀轮依旧没有改变形势,反而有越陷越深的感觉,林晓的青木杖所化的巨树更是有了实体化的样子,轩辕老怪深知,一旦真的让法宝幻化出来的虚影变成实体,那就是自家的刀轮无功甚至被木行法宝反向克制的时候,收回不见得不能收回,但是法宝是否受损可就没准了。
轩辕老怪也是当机立断,立刻指点几下,凌空飞舞的刀轮再次爆发出更雄浑的火焰,同时还有大把大把的白金色刀光向外飞射,双管齐下立见功效,刀轮“咻”的一声脱开了重重枝丫的阻拦,飞回到了老怪手中。老怪翻手检视一眼,倒是没有损伤,可是老怪的法力却去了一成,也不知道这一回算是得还是失,反正就是一点,被人家一件五行被克制法宝逼退,在法宝比拼上是老怪落了下风。
这要是比拼三场的话,老怪此时已经熟了两场,第一场真元法力不如林晓雄厚,第二场选用的法宝被人家生生反克,这第三场要是再输,老怪可谓是颜面丧尽了!而第三场按照比斗的内容来说,就是禁制了。不过老怪在这一项上还是很有信心的,玄武乌煞罗睺血焰神罡可是天生自带禁制法阵的,一旦让血焰神罡展开到了一定程度,就算是金仙,轩辕老怪都有信心让其在血焰大阵中被生生炼化!
粗眉一皱,老怪宏声大笑:“真没想到,你这乌龟竟有这等本事,倒还真是让某家小瞧了。”
林晓面上带笑,微微点头说道:“道友谬赞了,今日一定让道友心服口服。”说罢,二人不约而同开始向外扩张法力覆盖的范围,一个是黑红色罡气烈焰如同墨水,所过之处就连天空都在微微塌陷,仿佛是被硬生生腐蚀掉了一大块一样;一个是周身五彩奇光迸发,金、木、水、火、土,白、青、玄、赤、黄,道道奇光照亮了无数阴云,就连老怪发出的黑红色罡气也染上了不同的色彩。
禦夫無良 殘葉and落影
望族女——冤家郎
还是林晓发出的五行真气更加的出彩好看,这可不是林晓这具第二元神之身本身的威能,而是第二元神沟通了在不知哪处世界的林晓本尊,借助本尊已经大成的五行神灵的威能,在第二元神这里衍化出来的,威力可是比当年刚修道不久时要强大得太多太多了。
琉璃瓦
民企江湖 阿耐
五色奇光流转,转眼间就以林晓第二元神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光分五彩,气分五层的光华流转的琉璃光罩,将林晓身下的孤岛牢牢地笼罩了起来;甚至还不仅如此,就在轩辕老怪没有注意到的高空之上,同样出现了一个形状相同的、只是更加淡薄的光罩,不仅覆盖的地域更加的广阔,而且更加的隐蔽,而轩辕老怪恰恰就是身处在内外两层五彩光罩之间。
到了这时,轩辕老怪见到了熟悉的五彩光罩,立刻勾起了近千年前的回忆,那可是老怪自出道以来第一次在没有见到人的情况下,吃的大亏,虽说那时候轩辕老怪的道法修为还没有大成,可那是血焰神罡刚修成后的第一次斗法,却差一点被林晓设计的五行阵法的爆裂将神罡生生炸碎,要不是老怪那时候见机得快,说不得就要耽搁一甲子的功候呢!每次只消想起,那一次不是咬牙切齿一番,而如今,终于找到了当初的罪魁祸首,还偏偏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好贼子,原来是你!”轩辕老怪已经出离了愤怒,仰天大叫一声:“某家找了你近千年,还道今生今世再没有了机会遇到,可可的让仇人送上门来了!啊嘎嘎嘎……”接着就是一阵怪笑,两只大手一个劲搓动,“某家要把你抽髓炼魂,让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