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46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天行緣記討論-第兩千零七章 陣法 四分享-hmfod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进入山谷后之前易天都觉得格外顺利,击杀阵法师取得阵图玉简。之后遇见了炎佟通过他的关系又将破阵法锥交给他去设法破解其他的阵法节点。
可易天也不会将所有的希望都押宝在炎佟身上,毕竟他这边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自己出手破解掉两处阵法节点才是正事。
来到半山腰第二处节点洞穴外易天正要入内,突然门口的两个守卫却是出手将自己拦下了。此二人问询之下想将自己拦住,可易天假借着阵法郝大师的容貌和威势直接将其喝退了去。
正待要进入其中大肆破坏时突然耳边却是传来的道浑厚的叫声,这一声炸雷般的呵斥顿时揭穿了易天的伪装。那把守的二人当即反应了过来正要出手阻止,谁知易天却是抢先动手,手中两道魔光闪过直接将二人击杀当场。
接着也不顾身后的那声音如何咆哮,自己抢着冲入那阵盘节点的洞穴之内。与此同时四周墙壁上的阵纹突然都闪起了道道魔光,紧接着面前的阵盘节点也都亮了起来。
见势不好易天知道这是对方后发先至激发催动了血祭大阵阵法,与其被自己破坏掉还不如直接催动起来依靠阵法原有的结界禁制来防御更为有效。
果不其然面前的拿出阵法节点上突然闪现出无比耀眼的光芒,同时一道白色的光膜出现在四周将整座阵盘节点四周一丈范围都护住了。尚未待的那白色的防护罩合拢,空中两道灵光乍现后从防护罩光膜的缝隙之中穿了过去直接命中阵盘节点之上。
嬌辣警花愛上我
此时的易天也是面色微变,突如其来的变化确实让自己疲于应对。眼看着阵盘节点的防护罩就要合起,手中的灵力注入破阵法锥后直接脱手而去。那两道破阵法锥刺入阵盘节点后一支直接没入其中,另一支则是卡在了半当中,约有三分之二已经嵌入阵盘内,而余下的三分之二还露在了外面。
阵盘之上明显收到了干扰之后停止运作起来,只是三息过后阵纹又开始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缓缓地运转了起来。
嘴里叹了口气易天知道这次仓促出手未得全功,好在有自己的两支破阵法锥在这大阵的运作也被拖延了下来。
同时只听到外界传来‘轰隆隆’的雷鸣之声,易天双脚一顿身形消失在了洞**。
三息后来到外界空中,易天转而神念打开扫视了下,只见整个山谷内的阵法已经被激活了,四周阵法内激发的道道黑色电弧肆无忌惮的在山谷内乱窜起来。
电弧所到之处掠过走在外面的魔修瞬间便将其击杀了去,一身精血则是被大阵的雷电之力所吸收后电芒的威势瞬间又强了三分。
虽然不知道炎佟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但现在看来他暂时还没有得手的迹象。易天见势不妙在空中急急闪过后朝着山谷外径直飞去。
調教武俠
这山谷内的阵法外延还设置了防御法阵,此时一层厚实的光膜出现在山谷四周将阵法团团护住。
易天见罢双手齐出取出了破阵法锥和法盘,嘴里念念有词后将阵盘直接嵌入面前的防御光膜之中,一支破阵法锥打入阵盘后强行将面前的防御阵法破开了两尺大小的缝隙。易天身形化作道红色的遁光后从中直接突出来到了外界。
三息后转身回望一下身后的山谷之中发现内中的电芒已经开始无差别的攻击起里面的人来。而电芒汇聚过后照着高空飞去在头顶之上的虚空中强行打开了道偌大的口子。
当那虚空豁口开到足足有十丈大小后一道古朴的灵压波动从中透出,接着只见一只强壮粗大的龙爪从中探出。
明月 央央
絕色大召喚
“是上古凶兽冰甲尸龙的爪子,”易天面露苦色道:“没想到这般生灵不过是透露点气息就如此强大,看来魔族修士不将灵界搅得天翻地覆誓不罢休了。”
话尚未说完只听身后风声扯进,两道遁光顺义至此在身边百丈开外停了下来。此二人分犄角站在空中将易天夹在当中,遁光褪去却是露出大天魔独孤寂寞和黄泉守卫二长老狞瑞霖的身形来。
从独孤寂寞的面色看来他此时已经是愤怒至极,大阵在没有百分百完成下提起驱动势必会有些意想不到的后果。可现在形势比人强也容不得他再耽搁了,不过这次上古召唤阵法的表现和预期相差甚远。
抬起头来看了看那山谷上方虚空之中裂开十丈大小的口子,独孤寂寞却是忿忿的道:“小子你出手坏我大事,可惜功亏一篑,只要能够维持住阵法运转,上古凶兽冰甲尸龙就可以在通道的另一边强行扒开嫌隙缺口穿越过来。”
一嫁貪歡
巧姻緣,暗王的絕色傻妃
听到独孤寂寞的话易天心知他说的不假,此时可以看到豁口之中那只上古凶兽冰甲尸龙爪正全力出手将缝隙撑大。原本十丈大小的豁口此时又有被撑开的样子。预计如果没有外力干涉下上古凶兽冰甲尸龙的本体完整的降临此界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易天此时也无暇分身,神念锁定住身后的二人。转过身来与独孤寂寞和狞瑞霖打了个照面后也是心中一怔。
要说单对单自己是不会怕任何一个,可现在一对二之下能否安然离去还是个未知之数。自己曾经与魔圣暴锊的分身对持过,那时他不过是借助于独孤成龙的肉身降临。
而且降临仪式还被自己活生生的打断了去,所以当时实力略逊于自己,又是和独瞳联手对敌自然是呈压倒性的优势。只是现在面对的是独孤寂寞完整的分身,不知道他实力到底有强悍。
随后摇身一变收起来魔修身法转换为灵修的样子,朝着面前二人稽首道:“二位来得好快,今日是否想以众欺寡?”
独孤寂寞的分身打量了下后缓缓开口道:“是你小子,当年在妖界无棱山上我倒是看走了眼,没想到与我邂逅的竟然是日后灵界之中大乘期以下第一人,离火宫的易宗主,真是失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