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bt4精品言情小說 全職國醫討論-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本事鑒賞-7hqqd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方医生您的意思是患者的病因在胃?”
刘建勋并不知道之前的事情,因而也不知道石鹏林的尴尬,所以询问的相当自然。
当然,如果刘主任知道之前的事情,可能询问的会更自然一些,毕竟难堪的又不是他本人。
同事之间,说矛盾吧,肯定不会有太大的矛盾,可要说和睦吧,其实也不会太过和睦,无论哪家企业,有关系好的,也有关系差的。
除非是那种铁哥们,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很乐意看到其他人倒霉的。
虽说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可别人倒霉的话,自己多少还是有那么丁点舒爽的。
最起码刘主任和石主任算不上铁哥们。
“准确的说患者应该是脾胃虚弱。”
笑傲都市 松海VS浪濤
方寒道:“患者舌淡脉迟,耳流清水,不浓不淡,正是脾胃虚弱造成的。”
说着方寒又拿起刚才石鹏林放在自己面前的资料,道:“我刚才看了一下,患者之前服药上百剂,可里面的各种方剂,各种药剂,却都是针对治疗中耳炎的套方套药,科室没选对,这个病怎么可能看的好,石主任觉得呢?”
石鹏林那个尴尬啊。
刚才方寒说了张景岳的一番话:“见热则用寒,见寒则用热,见外感则云发散,见胀满则云消导,若然者,谁不得而知之…….”
星際拓荒傳 騎白馬的青
这番话其实说的正是治疗的真谛所在。
治病没有那么简单,反过来就是,并不是见到热就一定要用寒,并不是见到寒就一定要用热,要是这么简单,是个人都能当医生了。
而患者的这个病,之所以历时半年,看了那么多医生,吃了那么多药都不见效,正是因为之前的医生都没有搞明白病因。
透过现象看本质,求其证之所以然,这才是治病的真谛所在。
患者是中耳炎,西医开药无非就是消炎一类的药物,或者是专门针对中耳炎的处方药物,而中医这边开药,开的要么是针对中耳炎的中成药,要么是针对中耳炎的套方套药,药不对症,谈何治之?
宋恒云也有些哭笑,方寒这是针对之前石鹏林的那一声冷哼呢。
不过方寒的判断确实没错,患者的症状正是脾胃虚弱造成的。
“方医生,我之前也只是…….”
石鹏林急忙解释:“我之前只是不知道是您,还以为有人在医院大放厥词呢,您之前说的那番话我自然还是知道的。”
“石主任知道?”方寒有些讶异的问道。
“当然,当然。”
石鹏林笑着道:“您之前说的那番话是小医圣张景岳所说的……”
只是石鹏林的话还没说完,方寒又问了。
“既然石主任知道,为何却不引以为戒呢?”
石鹏林:“…….”
之前的药方就有他开的,吃了一阵子依旧没什么效果,这才请了宋恒云过来,按照这个说法,他之前的治疗其实也算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青年患者一直坐在对面看着,倒是没插嘴,不过眼中却有着吃惊之色。
这个年轻人是谁啊,竟然让石鹏林这么小心翼翼的。
鄭屠 奉旨把妹
“方寒,小石也是一时疏忽。”
宋恒云帮着石鹏林说了句好话,笑着道:“既然方寒你看出了病因,那不妨给个方子。”
方寒也没啰嗦,提笔写了一个方剂,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青年:“一剂见效,三剂痊愈。”
刘建勋和石鹏林都是微微一惊,这个方医生真是好大的自信啊。
一剂见效,三剂痊愈,哪怕是宋恒云估么着都不敢这么笃定吧?
其实一般情况,方寒倒也不会给患者说这么肯定的说法,哪怕是他有着十二分的信心,说话也会保留几分的。
做人不能太傲,说话不能太满,凡事太过往往容易出事。
可这一次,方寒却说得非常笃定,正是针对之前石鹏林的质疑。
不得不说,今天的运气也好,这个患者正好应了方寒之前说的那句话。
虽然患者确实患的是中耳炎,可在中医的范畴,并没有中耳炎的这个说法。
患者的症状是因为脾胃虚弱引起的,不找到源头,不解决了根本性的问题,所有的治疗都只是徒劳,亦或者说是杯水车薪。
之前的一些药物也不能说是全然无效的,只不过你这边治标,根本没解决,还会导致问题的再次发生,当治标的速度赶不上问题发生的速度,其实和没治疗也没什么区别。
就像是外科医生常规的止血一样。
如果只是小创口出血,上点药,包扎一下,血液中的血小板本就有凝血功能,慢慢的出血就会自己停止,上了药,包扎了,避免感染,伤口也就慢慢痊愈了。
可如果是血管破裂,那么仅仅上点药包扎一下很显然就行不通了,你这边给伤口上再多的药,再如何的用纱布清洗,血还是会不段的流出,因为根本性问题没解决。
之前方寒嘲讽说患者找错了科室,其实应该去胃病专科,其实也是这个意思。
脾胃虚弱,脾胃上的问题嘛,干嘛要来耳鼻喉科?
科室不对,看什么病嘛。
星際刺客
这其实就是很多中医医院划分细致科室的弊端。
划分了科室,也就限制了科室医生的领域扩展,医生们自己都把自己当做是耳鼻喉科的,总是怎么研究治疗相关领域的。
而现在很多研究中医的人也都喜欢这么搞,一些纯中药制剂,中成药,药盒子上都标着治疗什么心脑血管疾病,治疗什么扁桃体肥大等等,用的都是西医的病名。
如此研究中医,岂能不本末倒置?
方寒之所以这一次直接笃定的告诉患者,一剂见效,三剂而愈,就是为了告诉这些人,中医的手段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
青年正准备伸手接药方,宋恒云却伸手接了过去,笑着对青年道:“我先看看。”
青年又坐了回去,他自然是没意见的。
宋恒云看了一遍方寒开的药方,然后把药方递给石鹏林:“小石,你也看看吧。”
石鹏林接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又默默的把药方放在了方寒的面前。
方寒开的方子石鹏林是认识的,四君子汤加炮姜、白芷。
药方很简单,只不过石鹏林之前就完全没有想到。
告訴你,我有所謂
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懂这个药方,而是辩证不清,诊病不明,亦或者思维完全被局限在了“中耳炎”三个字上面。
“这是方子,您拿好!”
宋恒云拿起方子,在上面签了字,然后递给青年,柔和的道。
这个方子之前方寒签过字了,只不过方寒不是人家医院的医生,这个方子青年拿着也是没法在医院抓药的,宋恒云签了字,那就不同了。
“谢谢宋老,谢谢方医生!”
青年起身道了声谢,他刚才听出方寒的名字了。
“石主任,谢谢您,我就先走了。”
青年也向石鹏林道了声谢。
宋恒云是石鹏林请来的,在这一点上,石鹏林对青年患者的事情也算是上心,对方道谢也是应该的。
“您慢走!”
石鹏林点了点头。
等青年患者出了诊室,宋恒云这才道:“小石啊,你们这些人,下了临床这么多年了,都成了主任医师了,怎么还是放不开思维呢?”
“见病医病,医家大忌。”
宋恒云语重心长的道:“名医的过人之处就在于常常能在错综复杂的症状重找出疾病的关键所在,临床其实才是最容易进步学习的地方,只可惜……..”
宋恒云说着说着,也不说了。
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比如这么大一家医院,为什么分这么多科室,为什么诸如石鹏林之流,已经是主任医师,科主任,思维却依旧如此局限。
这不是某个人的错。
作为秦州省中医药大学的资深教授,宋恒云很清楚,有些事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错。
彪悍少主
像现在很多中医医院,其实都是类似于秦州中医医院这样的医院,是中医药大学的附属医院,医院的不少医生都是从学院出来的。
准确的说,现今社会至少有一大半的中医人都是批量复制出来的。
石鹏林没吭声,深深的叹了口气。
之前有类似于宋恒云一类的老前辈给他说这样的话,他都是不以为然的,自己好歹几十年的临床经验了,确实是比不上一些老资格,可最起码水平还是可以的吧?
可今天,他却在方寒面前被方寒说的是哑口无言,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石鹏林清楚,他刚才之所以没话说,并不仅仅是因为得罪不起方寒,怕得罪方寒,更多的是,人家方寒占理了。
在医学这个领域,资历、出身确实占有优势,可最关键的其实还是水平,倘若今天方寒水平不行,哪怕是郭文渊的学生又如何,哪怕是叶向云的师兄又如何?
真要能把方寒这么一位年少出名,师出名门的年轻新秀踩在脚下,哪怕是他石鹏林这样的资深主任也是倍有面子的,只可惜,他石鹏林没这个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