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7ia精华都市异能 1625冰封帝國討論-第五十章 川藏風雲(2)禍起熱推-pc1f6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莲儿”
豪門緋聞:總裁寵妻無上限
当一身汉家女儿服饰的鲁莲儿袅袅婷婷走过来时,玛齐克心内顿时泛起一
阵暖意,整个身心也安定下来。
鲁莲儿比他小十岁,今年二十岁,原本娇艳如花,不过在高原阳光的照射下,双颊也显出了红晕,已经有些接近藏家女子了。
鲁莲儿接过他兄长的信,仔细看过之后便将信还给玛齐克。
玛齐克笑道:“莲儿,你和鲁宏是一母同胞的孪生兄妹,好不容易接到家兄的来信,就留下吧”
鲁莲儿道:“他是写给你的,我留下来作甚?”
“也罢”,玛齐克将信收好,“你兄长的事该如何答复?”
“夫君的意思?”
不滅戰魂
“他能到岷州、洮州做事,无论从军还是从政,都不错,若是能到这两地从军是最好,不过他信里也说了,大夏国管束甚严,若是主动向上官求官,可是冒着偌大的风险的,故此,我也是有些踌躇”
鲁莲儿却摇摇头。
“夫君,你与兄长都太小瞧大夏国了,我可是听说了,该国虽然管束甚严,不过也并不是不近人情,你的领地紧靠着大夏国,不用说人家的密探早就将你的情景查得一清二楚,别的不说,就说我兄长那里,凡是进入军政学校的,都要经过三个月调查后才能进去”
“这三个月,他有什么亲朋好友,都会查的清清楚楚,兄长入校时也要自己申报,事后若是有不对的地方就要吃挂落,况且,他们毕业时也可以申报,人家对你的情形都清楚,兄长还不如大大方方申报去岷、洮二州,就说有胞妹在侧,大夏国强盛,人家才不会因为你的关系将他放到其它地方”
说完她又问道:“夫君的常备军如何?充分调动的话,能出动多少骑兵?”
玛齐克笑道:“此地虽是大草原,不过终究苦寒,但两千常备军还是有的,莲儿应该知道吧,我麾下有牧户八千,丁口三万余,充分动员的话,也是能出动一万骑的”
為妃做歹:王爺別動心
花崗巖之怒
“一万骑?够瀚海军一个骑兵旅打的吗?”
玛齐克摇摇头,“若是正面硬抗,我这一万骑也不是瀚海军一个骑兵旅的对手,不过我的封地广袤,瀚海军一个骑兵旅过来了,人生地不熟,我分散军力,四处游击,他也耐活不得”
“但如果你主动侵入大夏领地呢?”
玛齐克神色一凛,“大夏人虽然军纪严明,不过若是主动招惹上他们,他们绝对睚眦必报,肯定会出动大军讨伐,到时候就不光是我的领地了,恐怕整个青海都会陷入战火”
鲁莲儿又摇摇头,“这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
“哦?夫人为何如此说?”
“夫君,大夏国已经占据除了四川以外整个长江以北的明国土地,眼下多年没有在明国境内动兵了,听说这几年大夏国境内风调雨顺,仓廪充实,加上人家缴获了几千万两从李贼那里得来的银两,银钱也不缺,正是用兵的时候”
“按照他们一贯的做法,都是占据一地便稳固一地,有了余力的时候再夺占另外的土地,但是说他们要南下夺占整个明国的土地倒是为时过早,因为眼下的明国、李贼、张贼几成三足鼎立之势,谁也耐活不了谁,在这种情形下,大夏国自然要作壁上观,等他们打个你死我活,国力大损之时再出手,那时候才是事半功倍”
“但如果他们决定要大举南下,必先下四川,而要下四川,必下汉中,但眼下汉中的贺珍并不愿意屈服大夏国,还是想在众多势力之间虚与委蛇,最近又公开投靠了明国,被明廷封为汉中侯,而从汉中往四川,朝天关-广元-剑门一带掌握在张贼手里,这是最近的路了,不过贺珍依旧可以通过西乡、太平一带与川东总兵曾英联系”
“曾英收降摇黄余部后,势力大增,听说其手下的大将如云,士兵如雨,张贼手下最能打仗的张定国也只能隔着嘉陵江与之对峙,并不能前进寸步,如云如雨的,只是一个夸大的说法,不过川东的军力加起来至少有五万,那贺珍手下有两万人,都是陕西精锐,加上曾英,就算大夏国也不敢小觑”
玛齐克似乎摸到了什么,最近,他也在翻看鲁莲儿翻译的《括地志》,对中国的山川地理也有些研究,不过听到鲁莲儿如此说也是有些云里雾里,不过四川、汉中、甘肃之间几条关键线路他还是清楚的。
说到这里鲁莲儿也停了下来,玛齐克笑道:“夫人是要考究为夫来着?”
鲁莲儿笑而不语。
玛齐克说道:“汉中仓促之间不可骤下,不过大夏国可以利用陇南的路线直接扑向四川,或者……”
他此时才明白鲁莲儿的想法,心里不禁暗叹,“此女不愧是有数的才女,大夏国核心是索伦诸部,都不惧严寒,又大多是骑兵,若是能从我的地盘上通过,就可从松潘、茂州直扑成都”
“这样的进军法子,恐怕让大西国的惊骇还在三国时姜维之上,至于陇南那里,肯定是表面上的路数,大夏国的大军突然出现在成都平原上,不用说会让张贼惊惧万分,只有远走躲避一途”
“而如今云南牢牢掌控在吴三桂手里,贵州又被李贼全部拿下,就只有隶属于四川的江南诸州县了,张贼不是全力向东与重庆总兵决一死战,就是与南下渡江占据江南州县,然后是去云南还是贵州,再做打算而已”
“不过张贼完全可以依托成都与大夏国来一场大决战啊,成都附近尚有张可望、艾能奇的重兵,至少有五万精锐,又操练多年,难道不能与大夏国一战?”
想到这里,他继续笑着说道:“夫人聪慧,为夫不及万一,这么说,大夏国要从我的地盘南下?不可能啊……”
鲁莲儿说道:“前不久,从茂州来的商贩传来了消息,川西的明军形势不妙”
“哦?”,玛齐克心理一凛,暗忖:“有什么消息我不知道?”
鲁莲儿笑道:“夫君莫紧张,说的是如今盘踞在四川西南部雅州、嘉定州、眉州的杨展”
“杨展?他那里能有什么事?自从他上次在一场大战中击败张贼,张贼之后就没有南下的打算了”
“夫君,我可是听说了,杨展的地盘上又来了三拨人马”
“哦?”
“一个是新任命的四川总督李乾德,他孤身上任,重庆的曾英不理他,只有两个原流贼出身的降将投靠他,一个叫袁韬,原本是摇黄余部,号争天王的,一个叫武大定,流贼余部,号黄巢者,部下人马不多,四处被排挤,只能投靠李乾德”
“就在前不久,李乾德决定将总督府设在嘉定府,杨展同意了并将袁韬安置在犍为县,武大定安置在青神县”
“这有何不妥?”
“夫君,你不了解明国,他们向来是以文御武,文人但凡上任,没有不杀武人立威的,按照那眉州商人的说法,那杨展大败张献忠之后,已经被朝廷封了伯爵,川西总兵,并没有将落魄总督李乾德放在眼里,明国文人都是小鸡肚肠,睚眦必报之辈,手下又有袁韬、武大定两员悍将,以奴家愚见,川西祸事不远矣”
SC之彼岸花 無罪
玛齐克问道:“明国如此风雨飘摇,文武官员就不能同仇敌忾,上下一心的?”
鲁莲儿摇摇头,“前有袁崇焕杀毛文龙,后有孙传庭杀贺一龙,都是自毁长城的举措,那孙传庭若不是大夏国皇帝的亲戚,恐怕再就身首异处了,当李乾德入川时,他杨展若是毕恭毕敬,倒不虞有他,但他如此做派,恐怕不是长久之道”
“可是杨展手下有精锐兵马一万五千,更有五千从雪区购买的河曲马骑兵,连气焰熏天的张献忠都耐活不得,他李乾德区区一个文官又有何能为?”
鲁莲儿没有回应,反而继续说道:“夫君,先不说明国的事了,我们的西边,罕都的事情你可知晓?”
“可是红教的事?”
“正是”
“不算大事,若是大汗还在位,莫说罕都了,就算他老子伊勒都齐都不敢明目张胆信奉,可如今是达延当政,几个兄弟都各自为政,达延也是无可奈何”
“不!”,鲁莲儿却摇摇头,“固始汗在去世之前,封自己的老师洛桑为班.禅额尔德尼,隐隐有分化达.赖一系势力的心思,加上实际上替达.赖喇嘛主持雪区政务的是索南群培,此人一向对固始汗忠心耿耿,对达延也不错”
“达延想要立威,大大咧咧改信红教的罕都正是下手的好对象!”
“为何?”
“其一,罕都是他的侄子,毕竟矮了一辈,其他诸人毕竟是他的亲兄弟,无论如何,直接下手面上不太好看”
“其二,当初就是因为要铲除红教,雪区活佛才邀请固始汗入藏,眼下罕都又是这样,达延若是不理会的话,声名绝对会一落千丈”
“加上罕都窝藏顿月多吉的子女,此时多半传到拉萨了”
玛齐克心理一凛,虽然对夫人的判断十分佩服,不过一想到青海就要面临一场风暴,这心中总归不得劲。
“那为夫该如何做才是最好?”
半晌,他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最初的尋道者
“等”
“等?”
“是的,估计就在最近,就会有消息传来,到时候再做打算也不迟”
鲁莲儿所料不错,没几日,罕都手下的雍仲多杰便代表罕都过来了。
“浑台吉救我!”
雍仲多杰一见到玛齐克就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