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6pg精华都市异能 我能看到準確率-804章 放棄想法閲讀-h6y8y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最隐秘的方式就是丢到日月潭里,这么一来日月潭就会变为死水潭。死水可以融化一切,也没能可以将它捞出来。’
‘不过,若真这么做,我也没办法可以捞出来。’
他拿出那培养皿又看了看,这次,竟然在它的底部,看到了三个很细微的字体。
‘咦,原来有字?吞……天……皿?’
‘原来这玩意叫【吞天皿】,能把一切生机都给吞噬掉,倒也不愧吞天二字。’
他尝试着将自己的一缕神念留在其中。这么做的话,就等于施加了烙印,会跟自己有一线联系。
这样的话,就算丢到湖底,他只要想拿出来,随手一招就可以将它唤出。
嗖~
灵魂精神印记附加其上,居然很轻易地就生成了一个印记。
之后,陈靖尝试了一下,将它丢到十米外,然后意念一动,它就迅速地飞了回来,落在手心当中。
‘很好,能够被召唤就好。有这东西在,我以后就再也不用怕什么了。天域的人若敢对我乱来,那我就可以偷偷将这吞天皿放在日月潭,或者直接丢进无尽海,拉着整个天域陪葬。’
三足天无论那一部分,都扛不住它的腐蚀。要不了多久,它所在的地方,就会成为新的无色界中心。
路上,陈靖从隐身状态恢复了过来。
再次路过那北天门亭子的时候,见两个老者居然站在一起瞭望天空。
星際神化 藍箭俠
来的时候陈靖记着亭子还好端端的,这会儿破烂不堪,似乎不久前经历了什么事。
“两位前辈难道闹的不愉快,将这亭子都给拆了?”
陈靖过来,笑着说了一声。
两老闻言一起转过头来,看到陈靖居然活着回来了,都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你……没事?”
“你进了无色界又出来了?”
两老各发一问,都等着陈靖的回答。
陈靖耸耸肩,说道:“去倒是去了,只是进去不远就看到到处是尸骨,感觉太危险了,以我现在的境界若是强闯,只怕是凶多吉少。所以,稍微走了一段路,我就出来了。”
“没遇到什么人?”两老这次异口同声问。
要知道那秦合舟可是带着两个家臣气势汹汹地朝无色界方向而去,摆明了他们是针对陈靖而去的。
按理说,没可能陈靖还能活着回来。
陈靖一笑:“无色界哪有什么人?怎么了?难道是有什么人也去了无色界?”
掌禦乾坤 月醉
两老听他这么回答,便猜测着是陈靖巧合地避开了秦合舟那三人。
毕竟那可是无色界啊。
进入无色界之后,错失方向,无法找到某个人其实也很正常。
諸天動漫之武極 午夜三驚
既然陈靖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两个自然也不会多嘴去说什么。
“不去也好,无色界危机四伏,凭你现在的境界,若是强闯的确是凶多吉少。你这么年轻就成为了一峰之主,以后的前途无可限量,珍惜生命才是重中之重。”
秦同兴作为秦氏一脉的长辈这会儿也真是站在一个长辈的角度劝诫后人。
陈靖也虚心听从:“多谢前辈提醒,能不冒险,晚辈尽量是不会冒险的。去了一次月星,也诚知生命的可贵,断然是不会拿生命开玩笑的。”
秦同兴点点头,一脸孺子可教的欣慰。
随后,陈靖就跟他们作别,径直地回去了曼陀峰。
然而,秦合舟的死,自然是不会遮盖得住的。
萌寵當道:修羅狂妃
醫路成婚,老婆非你不娶 南覓
在天域三足天之内,但凡有点身份的,都会在自家祠堂里,挂上一份长明灯。
长明灯的作用,就是可以显示一个人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老一辈的人,基本上都有这个习惯。
但年轻一辈,嫌这个习惯晦气,多半也不太喜欢。
比如秦鸢和秦枭,就都没弄长明灯。
但远在日轮峰上的秦天海父子,在日轮峰的祠堂内,是设有长明灯的,且还有专人在打理。
玄鏡司 劍舞秀
他们搞这灯,一方面是方便祈福,另一方面,也是一个危险警示的作用。
当初秦合舟也不愿意搞这玩意,他认为自己乃是秦天海之子,又怎么可能会出什么问题?
即便是在天域也是横着走的角儿,谁有能将他怎样?
佳妻如夢 春天的故事
但终究拗不过父亲的决定,他还是留了一缕魂念,在自家祠堂里摆上了一盏长明灯。
长明灯旺盛,则代表这个人运势也旺盛。
长明灯若灭,则代表人死灯灭。
日轮峰的祠堂看管人,在刚刚去按时添灯油的时候,骇然地发现,他们日日悉心照料的两盏长明灯,此时已经灭了一盏了。
这个发现,让看守者脸色大变,立刻跑出祠堂,前去日轮大殿求见秦天海。
秦天海一般若无什么特殊事情要办,基本都是待在日轮大殿当中。
看守者一跑进来,就气喘吁吁地跟他提了此事。
秦天海一听:“舟儿的长明灯灭了?”
“是……是的。”看守者低着头,生怕秦天海发怒,所以急切地解释道:“不是我们弄灭的,这灯一直都有好生看管,就在刚才,它是自己突然之间就灭了的。”
秦天海当然也知道看守祠堂的人不会乱来,毕竟都这么多年来,也从来没出过问题。
当即,秦天海唤来一童子,问他:“少爷如今何在?”
一寵到底一一警花娃娃妻
长明灯灭了没关系,只要知道秦合舟情况没问题就行。
“少爷一早就出去了,至今还未归。”童子说。
“出去了?去哪里了?”
“好像……好像去了曼陀峰那边。”
“他去曼陀峰干什么?”秦天海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奴才也不知道。”童子摇头。
秦天海作为日轮峰的峰主,秦氏一脉的族长,昆仑这边至高的两位负责人之一。他的能耐自然也不小。
当即,掐指一算,突觉手指一痛。
“不妙。”
他立刻起身,一闪之下,就从这日轮峰消失了。
不消片刻,陈靖刚前脚回到曼陀峰。秦天海后脚就到。
他还没踏进朝阳阁就被秦天海给喊住了。
“族叔有何见教?”陈靖回头,微微作揖。
“你可见过秦合舟?”秦天海开门见山直接就问。
陈靖:“未曾见到。”
“你刚去了无色界?”秦天海又问。
陈靖去无色界的事,是光明正大去的,被他知道也不算稀奇。
“嗯,去了,但刚进去没多远就出来了,里面的确很危险。所以,我决定听族叔的建议,放弃这个想法了。”陈靖一副虚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