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0g5精品玄幻小說 我的夢幻年代 愛下-第一百二十五章 別在我面前裝逼(2/5)-e23mu

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
VIP休息室,杨先生正在跟博纳发行团队抱怨光线团队…
是这样的。
《白蛇传说》最开始照的中影负责发行,中影看了成片,说了一亿的目标值,显然没有达到杨先生的目标,这时候,博纳给了两个亿的目标值…
杨先生就把发行业务交给了博纳,而且说了宣传不设上限!
然后,他亲自上阵,各种发微博,批评有黑幕,高喊‘我们的电影被黑了!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就差直接控告豆瓣了…
就在这时候,唐仁团队过来了…
双方有点尴尬的相遇。
这个事,促成了一项决议:沈梦溪决定买一架飞机…
还是买两架吧,然后租给公司!
完美!
咳咳,这是后话,杨先生看到沈梦溪,赶紧起身,热情地迎了过去…
沈梦溪没摘眼镜,伸手,客气握了一下。
然后,他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摆明了,不想跟杨先生有任何交流…
别人不知道杨先生的底,沈梦溪一清二楚,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有钱人而已…
——一般名人跑出来营销,都是因为缺钱了,不管他是用炫富,还是其他方式!
这几年流行娶个女明星,包装上市,套现离场…
刘韬当年秀私人飞机,很快扒出来飞机是租的,再接下来她的富豪老公破产,连手表都抵债了;
张鱼绮秀私人飞机,两口子打造人设准备把资不抵债的做老头衫的厂子包装上市割韭菜,最后没上市成功,再接下来豪宅原来也是租的,再接下来两口子火并,离婚,撕逼…
也就赵巴菲成功了,黄先生被包装成新加坡首富私生子,股市上割了不少韭菜还全身而退!
……
按理说,沈梦溪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就差直接说‘老子不想搭理你!’
这种时候,但凡有点智商的,都不会再找他——大家都是要脸的,虽然没有镜头、摄影,周围那么多人,也算公众场合…
被当众打脸不尴尬吗?
杨先生却顺杆上爬:“我早就想认识你了,我能喊你梦溪吗?”
沈梦溪露出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随便…”
“梦溪,我真佩服你!你们公司制作的电影能赚钱,你自己投资的项目也全部大卖,《阿凡达》帮你赚了多少钱?最少有两亿美元吧?”
沈梦溪…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2…
“…我觉得做电影还是应该扎根国内,你觉得呢?”
“嗯…”
沈梦溪有点无语,压着火,嗯了一句。
可能是这个字给了杨先生鼓励,他开始噼里啪啦说个不停,从经济形势谈到娱乐需求…然后转移到了固定模式:“我们什么时候合作?我的公司可以投资你们所有的电影,到时候…”
“再说吧…”
“我是说真的,我有钱,你有渠道…”
沈梦溪到底憋不住了,直接反问:“你有多少钱?整个巨力集团市值多少?你能拿出十个亿吗?”
“兜里有俩钢镚,搁我面前冒充富二代?”
“泡个明星,就进入上流社会了。自己也不照照镜子,三十好几了,还一事无成。要不要我把你的底都给曝光一下?提醒你一下,我是微博的股东!”
杨先生脸色一变,先是羞怒,然后惊慌,还带着几分讨好:“沈…沈总,您误会了,我只是想认识一下…”
武裝
不良校花愛上我
“你这种人也就骗骗没见过世面的大众,滚!”
杨先生赶紧回到自己位置…
蔡艺农看了看《白蛇传说》那边,故意问:“不是说他富可敌国吗?”
“富可敌国?就一加长林肯,也算豪车?你要是有空去我家的车库看看,我不喜欢车,亦非喜欢,看看她的收藏!我都没说自己富可敌国,他有什么资格吹这种话?”
“我跟你说,财不露白是真理!喜欢装腔作势的,基本都是外强中干的样子货。”
这边各种窃窃私语,《白蛇传说》那边鸦雀无声…
唉…
这脸打的…
他们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做什么…
末世之異能覺醒 一抹冷色
《白蛇传说》也尴尬,李连结不在,甚至导演程晓東也不在…
博纳方面只有发行总监跟着,连个能跟沈梦溪说上话的都没有!
賭你不敢愛我
你说黄胜意?
情惑
她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插一句,她跟沈梦溪压根没说过话!
……
沈梦溪一向与人为善——在人上把人当人,在人下,把自己当人!
当年创业的时候,也曾扮孙子各种找合作…
所以,一般来找他的土豪,他都是婉言谢绝,顺便说一下电影投资的风险,还有他需要什么样的合作方。
兄弟一起上 1986年降落
梦溪现在不缺资金,一般的合作方要么有宣传资源,比方说电广传媒、文广传媒;
要么有发行优势,比方说旺达、中影;
人蛻 聊聊
要么政治背书,西影、中影…
扬子的巨力传媒有啥?
还几百亿身家…
隐藏富豪…
那尼玛隐藏的够深啊!
吹着吹着,自己都信了?
即便如此,他如果不主动招惹,沈梦溪也不会主动打脸…
这叫什么?这叫不忘初心。
有位女演员,从临开机被人换、赶出剧组的小童星,到现在可以盖章自己主演的剧是烂剧的顶流。
戏比天大的理念早被抛之脑后。
这或许就是一个女演员到女明星的蜕变。
名利场厮混,是不是总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呢?
——在最好的时光,一手把可能成为自己代表作的作品打上烂剧的标签,粉丝推波助澜时压根不会去想,5亿多阅读量的阴阳剧本话题对这部作品意味着什么;如此的理直气壮的“维权”,一些同行又是什么观感。
不忘初心,怎么就这么难呢?
我说的就是《青簪行》!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上 北京社會主義學院
……
金海国际机场,一行人下了飞机,编剧2号,也就是陈栋已经到了,沈梦溪笑着跟他抱了一下,然后介绍:“这是陈栋,我们梦溪在韩国的负责人!”
陈栋冲各位点头,然后介绍一位戴眼镜的男人:“朴英珠,我们在韩国的合作方,SHOWBOX的影视副总监!”
众人纷纷打招呼…
操着半熟不熟的‘Hello’、‘nice to meet you’之类的简单英语…
然后,朴英珠说了:“可以说汉语,我的普通话很好!”
那就省事多了。
“走吧,我们已经预定好了酒店!”
上车,沈梦溪才坐下,坐他旁边的翻译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车窗外。
沈梦溪顺着视线看了过去,《白蛇》剧组,一帮人正在打电话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