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4ni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美漫裏的視頻博主 ptt-第三百五十八章 殺狗、血信和更大的謀劃讀書-zcfp9

美漫裏的視頻博主
小說推薦美漫裏的視頻博主
吱啦——
金属椅子腿在地上发出难听的噪音,这是故意设计成这样,为的就是给审讯对象施加心理压力。
张明拉开椅子坐下,对面的旺达双手抱怀,上下打量着他。
审讯室十分昏暗,只有头顶的一盏灯,自上而下的打下来一束光,这让他们的表情显得格外深沉,猜不透心中的想法。
他们互相观察着彼此,一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
“你想和我谈谈?”
张明率先打破了沉默,他不想浪费时间,注视着对面女孩的眼睛说:“说吧,你想谈什么?”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旺达双手放在桌上,上半身微微前倾,露出胸口一道深深的阴影,头顶洒下来的光,又让那抹阴影两侧的皮肤显得极为雪白。
“只有一瞬间,我入侵到你的内心,匆匆的扫了一眼,虽然只有一眼,但我发现你似乎很了解我,这种了解就像是你从上帝视角窥探了我的一生。
你知道我是谁,知道我的想法,我的渴望……我很好奇,你在很久之前就关注着我?还是说你和九头蛇之间有着某种特殊联系?”
“等你把知道的所有情报都说出来,你会知道真相。”张明说。
旺达翘起腿:“情报,我已经提供了。”
她说的没错,摆脱自己能力的影响后,旺达很直接的提供给了科尔森一些情报,不过与其说是情报,张明更想要把那一沓文件称之为“诱饵”。
旺达肯说的只有一些外围的边角料,九头蛇的真正目的以及他们下一步的计划,她只字未提。
对于这个难缠的女人,科尔森采取了各种办法,然而,能够让无数硬汉开口的法子,用在旺达身上却一点用都没有。
她的能力完全克制任何形式的审讯。
科尔森可以杀了她,但做不到让她说出一句不想透露的秘密,就连用亲哥哥的命去威胁也没有用。这么多年的悲惨经历,使得他们兄妹二人早就将复仇当作即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必须完成的人生使命。
旺达清楚张明和那些特工不同,她没有选择绕弯子,直接了当的说:“九头蛇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可他们没想到我能直接窥探心灵。我知道九头蛇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又要怎么做,一旦他们的目的达成,会对各国的政府造成极大的冲击。”
“到时候,社会会陷入混乱中,也许会死很多的人。别人我不清楚,但张明,我看到过你的内心,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明白你是一个真正的好人。所以,为了不让这个世界陷入混乱,你需要替我做一件事——”
“杀了托尼·斯塔克。”
旺达又凑近了一点距离,用只有张明能听到的细微声音说:“杀了他,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就连我……也可以交给你。”
张明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审讯室。
审讯结束,旺达被带回了囚牢,快银皮特罗见她回来,瞪了眼送人的神盾局特工后,他问:“他们没有伤害你吧?”
“没有。”旺达说话的嗓音微微颤抖,直到在家人面前,她才卸下了所有的心理防御。面对神盾局层出不穷的审问手段,面对全世界最强的复仇者们,她的无所畏惧只不过是在掩饰。
“刚才我和张明谈了。”
“结果呢?”
“和料想的一样,他拒绝了。不过等事情发生,他们逐渐发现问题的严重性,他会回来找我的。”旺达说。
皮特罗无法想象妹妹所说的“严重性”指的是什么,他没办法像旺达一样抵抗神盾局的审讯,所以只能让妹妹背负一切的压力。
这种无法替亲人分担压力的无力感让他感觉很糟糕。
过了很久,皮特罗忽然说:“我们这样做……真的对吗?”
旺达用力抿着嘴唇,无法给出答案。
用社会的混乱,用无数人的生命为代价,去威胁一名英雄替自己杀死仇人,她知道这么做是错误的,对张明说出那个要求的同时,旺达的内心就开始承受着煎熬,但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
另一边,张明走出审讯室,瞧见了站在监控平台后面的托尼·斯塔克。
“刚才那些话,你都听见了?”
“啊?什么话?”托尼装傻说:“我刚才一直在关注着她的胸口,完全没注意你们在说什么。”
张明没有说话,直勾勾的注视着他。
托尼在张明的目光中败下阵来,摊了摊手说:“我都听到了,别露出那种表情。从十七岁开始,想要我命的女人就能从洛杉矶一路排到纽约,这就是优秀男人必须要承受的痛苦。不过……”
托尼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去:“不过对于他们兄妹,我会想办法弥补,毕竟是因为我对奥巴代亚的错误信任,才推动了悲剧的产生。”
张明拍了拍托尼的肩膀,这个家伙有着一颗敏感的内心,尤其是涉及到“责任”方面,托尼总是喜欢把过多的责任背负在肩膀上。
当然,男女问题上的责任,不在托尼的考虑范围内。
“对了。”托尼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左右瞅了瞅,确认探员们都忙手头上的工作,没有注意他们的谈话后,搂住张明的肩膀,压低声音说:
“你刚才真的没看?”
“什么没看?”张明一脸懵逼。
“就是——”托尼把右手放到胸口,比划着大大的弧度。
张明立即就明白过来他是在指什么,无语的拍开他的胳膊。“我有女朋友。”
“这跟有没有女朋友没关系,这是人类的天性,刚才她的胸都快怼到你脸上了,可坐在VIP席位上的你,竟然始终平静地看着她的眼睛!
张明,你最近是去少林寺了吗?我听说你们华国人在练习武术的同时,习惯阅读佛经、道经,你难道是打算出家了?还是说身体有点问题?有问题不要藏着,早治疗早放心。”
托尼的视线往下移,然后……
他就看到张明竖起中指的右手从裤兜里掏出来。
打发走托尼后,小电视忽然晃晃悠悠的蹦出来。
“呵呵。”
它瞅了眼第三视角摄像头的位置,发出无情的嘲笑。
“你笑什么,我这是为了观众们谋福利,又不是为了自己看。”张明解释说。
对于张明的辩解,小电视斜着眼,一言不发,冷笑着回到了意识空间。
天空母舰继续航行,探员、学者们还在努力对手上仅有的线索进行分析,复仇者们再次分散开来,根据旺达提供的“边角料”情报,清理几处杀人智械加工厂。
与此同时,神盾局和复仇者们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暗流在悄然涌动、汇聚,然后……
就是迸发!
最先出问题的是中东地区。
连续多个国家爆发战争,不是国家之间的战争,而是正规军与近期兴起的国内起义军之间的战争。
现在多个国家的军队受到严重的冲击,再这样下去,国家政权就会被推翻,这些小国的政府已经向联合国求援,但缺乏足够利益的情况下,能够支援的兵力、资源会很有限。
照理说,这种涉及政权变革的事情,不论神盾局还是复仇者都不应该参与。
可据当地神盾局线人的汇报,在起义军中,发现了大量的智械,它们摘掉了太阳穴上的标识,隐藏成普通人类战士的模样,参加战争。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推动杀人智械的那些人将成为多个国家的实际统治者,并且占据了以国家为单位的资源后,生产杀人智械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
没人知道,这背后是九头蛇还是有其它组织推动,但有一件事复仇者们很清楚,那就是必须阻止敌人的阴谋。
“我过去。”托尼说。“我的战甲小队能够很好的遏制智械。”
“我必须提醒你一句。”史蒂夫神情凝重,“你虽然付出了很多,但最终结果很可能是不被人理解,背负随意干涉他国内政的骂名,甚至会被那些国家的人民所痛恨……毕竟我查了一下,当地政府的确做得不够称职。”
“哈!就算我不去,这个世上因为嫉妒,背地里骂我的人还少吗?英俊且成功的男人总要背负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压力。”托尼摊了摊手。
张明说:“我也去。我的雷电能力克制智械。”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有一个地方更需要你的力量。”科尔森说着拿出一份牛皮纸文件袋。
张明接过来,打开袋子,里面用塑料袋装着一封信:
尊敬的总理先生,您好,为了反击人类对智械的奴役,我们将在9月12日,您参加的国际会议中当众杀死您。
请您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安排好工作,与家人朋友道别,避免死亡时还有未完的遗憾,谢谢您的合作。
落款是一个叫“智械联盟”的组织。
信上的文字呈现暗红色,张明问:“这是血?”
“没错。这是法国总理先生今天醒来后,在家中客厅发现的信件,上面的血来自他的狗。狗的尸体被丢在了浴缸。”科尔森说。
张明翻看着血信下面的资料,那条狗不是普通的宠物狗,是一条经过特殊训练的军犬,对危险极为敏感,可就是这样的一条狗,死之前连一声警示都无法发出。
“敌人能够潜入家中杀狗、留信,那他们就能够杀死总理先生,可他们没这么做。”张明说。
“这说明,那个所谓的‘智械联盟’要么是重视仪式感到病态的疯子,要么就是他们并不满足杀死一个国家的总理,他们想要的更多,有更大的谋划。”
他把资料扔在桌上,用血液书写的文字格外刺眼。
“我认为是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