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kh5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妖魔哪裏走-465.壓倒性勝利讀書-qdzpp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其实杀害俞大荣凶手很好推断,只是没人往这方面去想。
王七麟怀疑过楼下的丰指北也怀疑过李瑁,但没有怀疑招待寺的门房。
还是昨夜郎云从一句话不经意间提醒了他:
无人能进入国子监内部,除非通过门房来通报获取许可。
招待寺的守卫比不上昨夜的国子监,可是也很够瞧了。
但先是俞大荣莫名其妙被刺杀,接着是王七麟被行刺,当时他就已经意识到,凶手在招待寺内部。
可是身份呢?
招待寺内人太多,官员也多,他们压根不尿王七麟。
或许王七麟的官阶比一些官员更高,可是他管辖不到人家。
这些地方官跟他一辈子都没有交集,所以他想查案人家也不会配合。
甚至连京兆府在里面都不能横行无忌,他们的面子也仅仅能让官员们勉强配合问话,至于想要从他们话里得到什么有用信息?那真是想太多。
这样郎云从的话给王七麟提供了一个猜测,会不会是门房作案?
首先,门房进入招待寺简直是天经地义,这是毫无疑问的。
其次,门房敲开俞大荣的门也是天经地义,特别是俞大荣死时桌子上还摆放着许多酒菜。
这些酒菜不是来自招待寺后厨,然后招待寺的门房们也说没见到有人往里面送饭,那酒菜是哪里来的?
会不会是某个门房自己带进去的?
而且这个门房擅长易容,他曾经易容去刺杀王七麟,那会不会易容成俞大荣老友的样子与去他畅饮叙旧,趁机以唐门过眼云烟毒害了俞大荣?
王七麟昨夜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就立马生出来一个计划,很简单的计划:
让门房自然而然的知道自己要独自外出帮人办事。
只要门房和背后人依然想杀掉自己,他们一定会忍不住去下手。
因为这是他唯一落单的机会。
恰好庄梦蝶在晚宴上想让他帮忙去解决陶蝉的诡异遭遇,他便迅速回到招待寺,让庄梦蝶追着自己来将明天行程说出来。
庄梦蝶乃是名满京城的才子、贵公子,门房不可能不认识他,也不会认为庄梦蝶这样身份的人会配合他演戏。
而且他平时外出确实不会带大群人,只会带徐大和谢蛤蟆,现在徐大天天跟丰指北混迹勾栏院,他再编上一个谢蛤蟆闭关参道的消息,一切完活。
如他预料一样,对方立马在他们的行程上安排了陷阱。
门房是个好手,当夜王七麟与他大战时候便由此发现,当时要不是动静闹的太大,他未必是这门房对手。
可现在完全不一样。
门房当时是偷袭他,且他身边没有合适武器,天龙众们不得不御使椅子腿这等破烂与他打。
现在不一样。
王七麟现在可是背着堪比喀秋莎火箭炮的八门剑!
徐大和谢蛤蟆出手,八喵和九六更是凶残,牙齿龇的一个比一个更狰狞,有人能御鬼,九六冲那鬼一阵咆哮,把它给喷的摇摇欲坠。
八门剑互相配合,第一次在群战中展现出了它们强悍的战斗力!
金翅鸟御开门剑四处闪烁,它们是绝配,金翅鸟之剑虽然杀伤力不足可是速度快,开门每次打开,可以将其他剑瞬间转移过来——
也就是说每次金翅鸟之剑盯上人,都是五把剑一起杀到。
管你多少个,我们就是五个!
不过我们一般都只打一个,所以不管你有多少个,我们都是五打一!
有个黑衣人看到矮小的小二身死顿时发狂,整个人膨胀一圈,裸露在外的手掌手背冒出狰狞纹路。
徐大拍马赶来,这人一阵风般吹到骏马侧旁,一拳击出砸在马脖子上,整个马头顿时被砸的七窍流血,马脖子更是折过去九十度!
他第二拳砸向徐大,徐大纵身从马背上跳起并放出山公幽浮,紧要关头山公幽浮也很给力,猿臂轻舒将徐大给搂在怀里,双臂娴熟一翻将他给转到了脖子上。
徐大立马老树盘根!
王七麟冷酷的御剑杀上,大汉竟然抓着骏马向迎面而来的飞剑砸去。
金翅鸟速度何等之快?
开门剑寒光一闪,席卷罡风出现在大汉身后狠刺上去,大汉狂笑一声不去反击而是撕开衣衫,露出胸膛毛发跟秋后乱坟岗上的杂草一样,又长又密。
暴力气息明显。
开门剑钻入他身后只钻进去一个剑尖,大汉凶残狂笑转身一把攥住剑。
恍惚中开门打开,四把剑一起出现在他面前。
小阿修罗一马当前,死门剑凶猛刺入他眼中!
秘惹軍少:溺寵弟妹太腹黑
直接进去一半!
大汉痛苦嚎叫,他慌忙用另一只手攥住死门剑,接着他的皮肤开始松弛、长出老人斑、脸上也逐渐出现皱纹。
突如其来的衰老令大汉心力交瘁,他一时抓不住死门剑,小阿修罗狞笑着御剑横扫,硬生生扫掉他一半脑门!
小阿修罗伸手抓了把鲜血抹在兜鍪上,眼神凶残,比反派还要反。
善使暗器的女人大吃一惊,叫道:“好厉害的飞剑!”
紧那罗踩在生门剑上摸了摸额头的角遗憾的说道:“唉,让他抢先了!”
连续两人都是在王七麟一招之下毙命,茶博士终于恐惧,他从怀里掏出一枚拳头大小的黑铁丸子扔在地上并摆出溜的架势。
然后黑铁丸子被一个黑猫给抱住了,黑猫仰头看他,嘴里还叼着一柄剑。
王七麟厉喝一声:“剑出!”
听雷神剑照例从小往上开轰!
算这茶博士修为高深反应快,他一脚踢在了听雷神剑上。
闷雷声中,茶博士的脚与小腿呈九十度断折……
但茶博士很猛,腿一甩他的脚下出现一个小妖怪,这小妖怪跟个冬瓜似的,扛着他就要跑。
金翅鸟之剑瞬间而至,茶博士厉喝道:“欺人太甚,给我断!”
开门洞开,他面前是四把剑一起冲他扑面而来。
茶博士慌忙挥手,他手指像毛笔,在空中划过之后有金色光芒闪耀,一面圆形大盾牌出现在他面前。
王七麟看了大惊,这是茶博士还是梦里见过的惊奇博士?
三柄剑转向绕过,但小阿修罗选择硬干,他先踩着死门剑往前撞,没撞开大盾牌后他跳到了剑柄旁边抱着剑柄就跟破城战中大力士抱着撞槌一样撞那大盾牌。
还是破不开,他索性倚在剑柄最后咬牙切齿往前顶。
我阿修罗一族就是这么倔强!就是这么要强!
光盾顿时摇摇欲坠,其他飞剑绕着茶博士纷飞,将他打的手足失措。
王七麟几个箭步冲上去,趁着茶博士忙于应付飞剑,他抓起听雷神剑扔了上去:“看我暗器!”
茶博士厉喝一声,口中吐出一条小鱼,这鱼迎风见长,用铁头撞向听雷神剑。
“再看我暗器!”
八喵飞了出去……
茶博士速度猛然变得极快,浑身出现六条手臂劈向飞剑和八喵,但八喵中途变成了三个……
它带着分弹头……
茶博士这下子真是手忙脚乱,一个不小心漏掉了八喵,然后八喵出现在他面前,拉开拳架开始挥爪。
一喵一爪,三喵二拳、五喵八挠、八喵过海、九喵一毛、十喵十美!
它从茶博士头顶往下落,一套喵喵拳安排到他裤裆。
茶博士夹着腿根子和腚眸子躺在地上凄厉哀嚎。
谷沣道长目瞪口呆。
好残暴哦。
王七麟抓到茶博士,其他人纷纷来援,见此他便厉喝道:“格杀勿论!”
众人转身就跑。
能跑一个算一个了。
谷沣一看机会来了,道袍大袖一直伸出去三丈,跟一条大河似的将两个黑衣人给缠住了。
徐大骑着山公幽浮追一个黑衣人:“妖魔哪里跑!”
黑衣人掠地狂窜,徐大在后头将燃木神刀甩的嗤嗤作响,山公幽浮善奔跑,终于追上黑衣人一拳向她捶去。
见此黑衣人厉喝一声转身迎上,漫天铁蒺藜像暴风雨洒出。
徐大捂住脸怒吼道:“好大奶——啊胆子,竟敢拒捕?”
一股森冷的感觉出现在黑衣人身后,她趁着空隙一回头,看到一张坑坑洼洼、狰狞残破的面容紧贴着她,一人一鬼这一刻几乎是亲上了。
黑衣人惊慌后退,山公幽浮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将她直接抽翻在地。
徐大叹息一声:“要怜花惜玉啊!太粗鲁了,都是大爷的罪过,没把你教育好。”
王七麟冷笑道:“就凭这种货色也敢对付我?到底是谁给他们的勇气?”
婚外女人
谢蛤蟆抚须说道:“七爷你小瞧他们了,若老道猜测不错,这几个人是一个组合,他们修炼的是一个阵势,有人格挡、有人冲锋、有人掩护、有人使暗器,如果你孤身一人落入他们阵中……”
“以我八门剑,观他们如插标卖首耳!”王七麟意气风发的说道。
谢蛤蟆点点头道:“这倒是,蒲航以一年时间锻造而成的八门剑果真厉害。”
谷沣诧异的看向王七麟问道:“你有天工的八门剑?”
人家先前愿意留下与自己共度险关,这个人情他得认,而且关键时刻见人心,谷沣的为人和节操让王七麟还挺佩服。
所以他没有瞒着什么,很大方的承认道:“不错,机缘巧合我认识了天工,并得到他的赏识,得到了这八门剑。”
谷沣颇为羡慕的说道:“你运气真好。”
他上去拉开这些人的面罩看了看,一一辨认后沉吟道:“应当是江门八贼,还真是巧了,王大人拥有八门剑,这伙人练的是奇门八阵,可惜八阵没有成型就有两个被你给杀了,否则倒是可以看看八门剑对八门阵。”
王七麟客气的道谢,对徐大说道:“呼叫支援组。”
徐大那边正被山公幽浮缠着,山公幽浮冲他伸出大手,徐大给他铜铢它不乐意,收下后还是伸手,于是徐大给它一枚银铢它还不乐意。
没办法徐大给它一枚金铢,这货今天罕见的没有掉裤子,给他赚了不少面子。
结果它还是不乐意,收下后继续伸手。
徐大拉着脸说道:“差不多行了,你想要多少?”
山公幽浮冲倒在地上的女黑衣人努努嘴,然后冲他招招手:别废话,再来。
威尼斯心跳遊戲
徐大上去打开了女黑衣人的面罩,看到一张老娘们的丑脸,他脸上表情更难看了。
渾球大明星 墨老黑
山公幽浮看看老娘们的脸又看看他的脸,终于收回了手。
一共九个人,抓了四个活口干死了五个人,收获还不算不错。
徐大放出迅雷回城找人,他们得等一会才能上路,辰微月等人并没有跟随在后,他们依然待在招待寺。
做戏做全套,王七麟猜测如果门房是凶手,那他应该在招待寺有同谋,这些人肯定会盯着留下的人,所以除了让谢蛤蟆用一个如生纸人替换了自己,其他人全正常留守。
谷沣去将庄梦蝶叫了回来,庄梦蝶看着满地鲜血和一排尸首一个劲摇头:“唉,好歹是人命,其实人活这一世不容易,得饶人处且饶人。”
大家伙都笑了,这小菜鸟真可爱。
等到辰微月一行人赶来,时间已经快到傍晚,王七麟将人交给他们转移到天听寺,他和徐大、谢蛤蟆陪同庄梦蝶继续去往霸邑。
这次兵强马壮。
庄梦蝶挺着急的,可是赶夜路危险,谷沣不愿意让他冒险,他们终于找了个村庄住下。
第二天一早出发,这样上午他们便到了霸邑。
陶蝉在霸邑很有名,他家在当地是大善之户,每年生意利润的一半都被用来接济穷人。
所以先是陶蝉之父在经商途中感染恶疾不治身亡,然后现在陶蝉也感染了古怪疾病,整个人变成了活死人,整个陶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这让霸邑的百姓很是担心。
王七麟他们进入霸邑后先吃早饭,可惜早饭没有庄梦蝶心心念念的大饼卷肉。
他们在一家早饭摊子坐下,看到老板在屋子里没有供奉财神没有供奉佛祖菩萨或者道君,而是给陶蝉立了个长生牌坊。
由此可见陶家在城里的名声。
庄梦蝶是个稚嫩学子,最是感性,看到这一幕眼睛就红了:“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为何陶家几世都是大善人,陶蝉却要遭遇如此劫难?”
老板听到他的话问道:“客人可是认识陶小先生?”
都市最強土豪
庄梦蝶说道:“我们是好朋友。”
海賊的死神系統
老板看看谢蛤蟆和谷沣道长又看看那匹神骏的大鹿,顿时激动起来:“您莫不是找了高人来救治陶小先生的?”
庄梦蝶说道:“正是如此。”
老板指着谷沣道长说道:“这位道爷一看就是高人,小人有预感,这次陶小先生的危机应当能解除了,哎呀太好了,你们随便吃,今天早餐小人请你们!”
徐大问道:“这个陶小先生,名声这么好?”
老板说道:“是啊,陶家名声都好,你看小人这店如今像模像样是吗?其实大约十年前差点倒闭,那时候小人家老娘得了恶疾,没钱治疗,小人本想把铺子给卖掉。”
“陶老爷得知此事,特意托人给小人送来一笔活命钱,说是借给小人的,没要利息,但要小人以后见着没饭吃的苦命人去接济人家一碗饭。”
说到这里掌柜的都快哭了,他捂着脸说道:“陶老爷好人哪,为啥好人没有好报?他才活了四十岁!四十岁呀!”
王七麟说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路铺桥无骨骸,这个世道本不该如此。陶蝉,咱们一定要救下。”
庄梦蝶道:“请大人施展神威呀,陶家是真的大善之家,他们不是伪善之家,我爹当初请陶蝉给我伴读,是请听天监和衙门调查过这陶家的,当时请了你们一位金将大人负责此事,他就说陶老爷是有孟尝遗风的善人。”
店主信守承诺,请他们吃了早饭,还特意将他们带去陶家。
途中他们经过一个宽敞店面,他指着店面说道:“这就是陶家店铺。”
这是一家大书店,牌匾上四个字是‘比屋可封’。
他不知道这四个字的意思,但是古朴老旧的牌匾缠绕着隐隐约约的白气,他仔细嗅,通过鼻神冲龙玉能嗅到淡淡的烟火味。
王七麟惊诧的看向谢蛤蟆,谢蛤蟆抚须道:“陶家不凡,陶蝉这人应当也有不凡前程才对。”
庄梦蝶高兴的说道:“道长你此言大善!蝉哥儿聪慧有学识,为人正直善良,以前深得国子监先生们的喜爱,我们先生曾经说他入殿面圣之姿。”
“可惜他在父亲去世后对仕途和功名毫无兴趣了,回来接手了家里的生意,再没有去考取功名。”
说到这里他很为陶蝉遗憾。
徐大唏嘘道:“他可能跟大爷一样,志存高远,不在圣贤书上。”
庄梦蝶笑道:“蝉哥儿是读书人。”
王七麟咳嗽一声道:“我们徐爷,也是秀才。”
庄梦蝶瞪眼看着徐大,然后露出茫然失措的样子。
很傻很天真。
他从小到大没接触过这么粗鲁的读书人,温文尔雅、温润如玉这种专门为了赞扬读书人的美词,因为徐大的外貌和谈吐而失了格调。
对方以一己之力,拉低了整个秀才圈的气质水准。
陶蝉家是一座老宅子,收拾的干干净净,门外种植着迎春花,看起来全是最新种上的,开的灿烂而富有朝气。
大门洞开,有老人摇头走出来。
老人挎着药箱一边走一边说:“奇哉怪也,老朽行医一甲子,从未见过如此怪异之病症,从未见过。”
引路的店家介绍道:“自从陶小先生昏睡过去,不断有人请来郎中和高人给他诊治,可是没用,大家都是信心而来沮丧而走。现在来的人倒是更多了,都想给他治了这病以一举扬名。”
洪荒之萬界妖帝 拼搏的射手
走到陶宅王七麟打眼看向两边,门口左右挂着一幅木雕对联,看木质已经有些年头了:
德为至宝,一生受用不尽。
善作良田,百世耕耘有余。
谢蛤蟆指着这对木雕对联道:“绝不是鬼邪作祟,陶宅有德善镇宅,妖魔鬼怪望而生畏才是。”
一听这话,庄梦蝶喜上眉梢。
王七麟心里却沉甸甸的,这傻孩子,如果陶蝉的问题不是鬼邪作祟,那他们可就没什么招了。
众人进门,一进去他忍不住松了口气。
徐大也松了口气,说道:“有点古怪,一进这门突然感到浑身舒坦。”
半生緣(十八春) 張愛玲
王七麟道:“祖辈福荫,这宅子了不得。”
八喵犹豫着是不是该找地方磕个头。
陶家是大户人家,陶宅有管家,看到庄梦蝶后他欣喜迎上来,喊道:“少夫人少夫人,庄公子来了。”
但他呼唤之后并没有人出来,于是他急忙跑进屋里,随后出来解释道:“请庄公子和诸位稍等,我家少夫人自从少爷陷入昏迷后伤心过度,如今总是时不时会昏阙。”
太古聖皇
过了不多久一个身材颀长的女子走了出来,她长着鹅蛋脸,五官秀美,双眸大却无神,似乎蒙着淡淡的水雾,当她抬头看人的时候,眼睛里总有淡淡愁绪在荡漾。
像是隔着山涧目送同族远去的孤独小鹿。
庄梦蝶向她客气的施礼,道:“见过嫂夫人,嫂夫人现在身体可好?”
陶氏努力展眉微笑,说道:“奴家见过梦蝶小叔,奴家身体很好,就是过于心忧,总是时不时的会精神恍惚一会,但看过郎中了,只是伤心过度——哦,快请进,阿叔,奉茶。”
庄梦蝶摆手道:“嫂夫人无须客气,我今天带了三位高人到来,他们很厉害,咱们直接去见蝉哥儿吧,或许可以早点唤醒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