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301好看的言情小說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起點-第七百四十五章 你這樣搞,赫敏會哭的……讀書-j8szc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小說推薦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咚咚咚……
正当伊凡想着的时候,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从练习室的大门处传了过来。
“进来吧!”伊凡立马回过了神,开口说道。
下一刻,练习室的大门被打开,约瑟尔等人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
当看到练习室里倒了一地、生死未知的黑巫师时,约瑟尔的身体不由的颤抖了一下,随后才小心翼翼的出言提醒道。
“哈尔斯阁下……您的母亲有要紧的事情找您……”
“好,我这就过去。”伊凡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随意的回复了一句,然后便迈步走向门口。
约瑟尔等人则是熟门熟路的将那十五名黑巫师的魔杖给收起来,顺带判定这些人伤势的严重程度。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轻伤暂时放着不管,重伤患者就送到医务室去。
游荡了一圈后,让约瑟尔感到有些意外的是,今天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死……
腹黑媽咪嫁到
要知道前几次都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人员身亡。
难道是哈尔斯阁下突然发了善心?
盈華觴
不,那是不存在的!
约瑟尔摇了摇头,这么说来只剩下一种可能——作为试验品的囚犯们数量不够用了,所以必须要谨慎一些,手段不能像之前那般残暴。
想明白这一点,约瑟尔不由的松了口气,他之前最担心的就是囚犯们死的太多,某人缺乏人手,会强制让他们来充当魔法实验的小白鼠。
虽然没有人知道哈尔斯阁下每天召集这么多囚犯准备做什么,但从这些人的伤势以及被消除掉的记忆来看,大概是在实验某种残忍的魔法。
至于为什么不是战斗?
开什么玩笑,区区十五名巫师,加在一起,给哈尔斯阁下做个战前热身都难……
约瑟尔俯下身扛起一名重伤患者,心中不免生出了几分同情,对于这些人而言,恐怕死亡反倒一种解脱。
刚刚走到门口的伊凡自然探听到了约瑟尔等人心声。
经过这些天不间断的练习,他的摄神取念已经成功突破到了七级,不需要对视也能够自如的进行读心。
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反而给他增添了不少烦恼。
因为从这几天读心得到的反馈来看,自己在下属心目中的形象似乎越来越恐怖了,甚至在不少人的心目中,他已经取代伏地魔成为了那个不敢直呼其名的神秘人。
具体的原因当然是和最近一段时间的魔法练习有关。
每天傍晚他都会命令执法者,将囚笼里伤势较轻的巫师拉到宽阔的练习室里,然后这些人统统会在几十分钟之后,一个个昏迷着被人抬出来。
某种程度上说,这个过程在外人看来的确很是惊悚,但伊凡确实已经竭尽全力了,同时对战十几名巫师他不可能留手,顶多避免运用致死性魔法。
而那些不幸战死在练习中的囚犯,其实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基本全是友军误伤。
皇家經紀人
比如昨天那个倒霉蛋,被队友的爆破魔咒打中,当场身亡,他想救也救不了……
“哈尔斯阁下!”
伊凡慢步走着,穿越一条走廊的时候,守卫在那里的两名执法者恭敬的行礼招呼道。
见他们似乎有些紧张,伊凡便微笑的冲两人点了点头。
伊凡邪恶的笑容令两名执法者背脊一凉,齐齐打了个冷颤。
恐怖食人案:良家女孩
刚才练习室里响起的哀嚎声他们听的一清二楚,相比起其他不真相的巫师,他们一直守卫在这里,当然清楚伊凡不是在练习魔法,而是在和这些囚犯们进行战斗。
所以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哈尔斯阁下表面看似温和,实则格外残忍,有着严重的虐待和暴力倾向,以至于一天不打人心情就不舒畅。
探知到两人想法的伊凡脸色顿时僵住了,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显得有些狰狞。
【完了,哈尔斯阁下果然和传言说的那样喜怒无常……】两名执法者战战兢兢的想着。
伊凡的额头青筋暴跳,嘴角抽动了几下,强忍着抽出魔杖将两人打一顿的冲动,他可不想明天再多出什么有关自己古怪的传闻。
离开地下室后,伊凡恼火的直接解除了摄神取念,这个魔法果然不能一直开着,否则他总有一天会被气死。
王的女人:萌妃不聽話
一路走到客厅,伊凡勉强平缓了起伏的情绪,推开门便看到艾西亚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几封信件。
“妈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伊凡出言询问道。
“诺,看看吧,你的小女友寄来的!应该有几天了,一直放在商店门口的信箱里,我今天过去的时候才碰巧看到……”艾西亚将手上的信件递给伊凡,打趣的说道。
仙魔戰記(修真與魔法師) 碧落黃泉
伊凡有些局促不安的将信接过,又颇为无奈的望向艾西亚。“你没事偷看我的信件做什么?”
注意到伊凡怨念的表情,艾西亚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她隐约记得自己已经好些年没在伊凡的脸上看到类似的神情了。
練劍修魔 夏之星夜
“我可不是特意偷看,只是为了确保这些信件没有问题罢了。神秘人说不定会在暗中搞一些小手段,在信上动手脚,然后装作你的朋友将信件寄过来……”艾西亚出言解释道。
伊凡翻了翻白眼,一个字都不信,不过他也拿艾西亚没辙,唯有将注意力转到手中这些信封上,抽出里面的羊皮纸看了起来。
让伊凡松了口气的是,赫敏只是在这封信件里提了一下自己近况,以及到布莱克家做客时发生的一些趣事。
比如乔治和弗雷德企图用伸缩耳偷听凤凰社的会议,又比如她新认识了一位叫做唐克斯的女巫是易容阿尼玛格斯可以随意变形……
你这样泄露凤凰社的情报,邓布利多知道吗?
伊凡摇了摇头,赫敏也太不小心了。
小女巫虽然足够聪明,但思维大概还停留在学生之间的打闹,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正在打一场真正巫师战争!
万一这封信件中途被人给截了下来,那可就不好办了。
即便是现在……伊凡歪着头看了艾西亚一眼,她正拿着纸和笔记录这些信件中提到关键信息以及每一个人名,特别是在唐克斯的名字上做了标记。
一位能够随意改变容貌的女巫,用得好的话,能给他们带来不小的麻烦……
“不,不用记了,妈妈,我有凤凰社绝大部分巫师的人员名单。”伊凡赶忙将艾西亚手上的笔和纸夺了过来。
要是赫敏知道自己把她寄过来的信件拿来做情报分析,她肯定会哭出来的……